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我爱远山》(原 创)  

2018-07-01 08:5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照云

 我来到这个世界就与大山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第一声啼哭,是妈妈托大山的风儿,捎给那远在大山里巡逻守疆的父亲,告诉他,我来了。

北国小兴安岭的山似乎没有多少海拔,小火车顺着山沟就能爬到山顶,将人们砍伐下的原木条运下山外。大山里物产丰富,尽管那会儿社会供给匮乏。我儿时的生活与山外的孩子相比绝对是个幸运儿,记得即便是眼看着就要揭不开锅了,从山里回来的父亲也会变戏法般地从包里掏出几块狍子肉或几只山鸡野味,笑着递给早已一脸愁的妈妈,每当这一幕出现时,一家人都会极度地将佩服的目光集中在爸爸的脸上。

春天山脚下的水泡里或水溪中,夹杂未融的冰块中,一窝一窝的老头鱼……还有各种我叫不上名字的鱼,每到这一季节就成了孩子们捡拾的美味;山坡上寻找残留在树枝上的甜酸的干果,都是山里娃的最爱。夏季是大山里各种野菜疯长的季节,在挖野菜的同时,顺手采上一筐蘑菇,那是孩子们最快乐的事情,也是大山赋予人们最真实的爱。

 冬季,是守猎人的主场,一到冬天,我家里每天都飘着浓郁的肉香,孩子们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

我爱大山并不是因为他给予了我充饥之物,而是因为他赋予我大山般的性格以及挺拔向上的精神了,无私奉献和它那博大的胸襟,它那壞宇之美。在我的心灵打上了大山的烙印。使我更爱大山 那春夏秋冬的美景。”

我爱北国的雪,洁白地妆点着大地;我更爱银装素裹的大山的巍峨;我爱听山风呼啸,我爱看松涛起舞。

因为生计关系,从北国闯入了江南,落脚在雪峰山脉大乘山脚下,也许是我对大山的那份真情,闲暇时没有别的爱好,也许是骨子里与大山有缘。总是寻着山路,去观山景。

江南的山与北国的山,有着本质的区别,丘陵山区沟壑纵横,充沛的雨量溪水潺潺,热带亚热带植被,装点着群峦,郁郁葱葱,山风拂过,竹林发出簌簌的哨音与北方大山的呼啸,形成鲜明的对比,江南的山,山风拂过时恰似一位婉约的江南女子。

这里的山峰海拔都高于北方的山,四季都有绿意,即便是落叶树林,秋风剪去黄叶,也会晚于北方的山野。

深秋时节,风儿将远山渲染得五彩缤纷,大自然绘制的那一幅水墨丹青长长的画卷,更有江南的地域特色,特别是一群大雁从河谷掠过时,将这远山的美,又涂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即便是落叶,也很委婉,叶子慢悠悠地被微风卷了去,在秋风中曼舞,展示它最后的美,才缓缓落在树根下,安静地寿终就寝。

江南也并不是没有雪花的。冬季,寒潮南下,江南的大山也会迎来一场风雪的洗礼,但是它与北国不同,这雪是夹杂着雨下的,挂在枝头上,也残留不了几个时辰,群山如少女出嫁时披上了洁白的婚纱,显得更加妖娆,这时你会发现雪天一色,那一坡的栀子花,披上了雪花,又如五月的盛花季。人们都知道栀子花是五六月份开的,而今年的江南却不同,栀子花在隆冬季节盛开了,满树的栀子花银白,栀子果红红地妆点得这一树的翠绿格外艳丽。栀子花开的季节我来过这里,是为了寻找那五瓣或者六瓣的栀子花。

然而被这一场江南雪覆盖的栀子树就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鹅毛般的雪花铺天盖地,那红了一瓣黄了一瓣的栀子果在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亮丽。

驻足栀子林,不由得联想起那盛夏时的那满山银白,在这雪地的栀子花开的时候显得逊色了几分,这一束花开得那么热烈,银白的雪花,与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栀子果露出的那一点红,又使人联想起“一支红杏出墙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场景,游道上三五成群的孩子在追逐着,打着雪仗,不时地伸出手去摘那探出头来的栀子果,然而那手中的温度把那红的栀子果捏破了,雪地上留下几滴殷红,又像给雪姑娘涂满了口红,姑娘们雀跃惊起了一群山雀,两只野兔寻声跑上山顶观望着这群寻雪的游客。
        我不由得想起了春天的栀子,那一山的翠绿,更想起了那五瓣或者六瓣的栀子,黄黄的花蕊点缀着,那淡淡的清香,醉了山;醉了水;同时也醉了游人。然而雪花吹开这隆冬的栀子又是那么的圣洁;那么醉人;好一场雪啊!把江南妆点得如同北国,我还在冥想时,路边几枝楠竹抖落了一身雪花,又竖了起来,紧接着“砰砰”几支竹子依次竖了起来。
   我仔细观察着那栀子树,那红红的栀子果更加艳丽了,这时我才抬头望了一眼湛蓝的天,正午冬日的暖阳打在了满坡的栀子树上,那炙热的温度,顷刻间融化了积雪升起漫天的雾气,……

 

                                                                                                                 2018.7.1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4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