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那月霜花>>。八 原创  

2014-08-07 21:1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后的田野,空气中散发着泥土芳香,吸去了白昼炽热,晚风习习,不时传来阵阵蛙鼓。李泉放下碗起身道:“你们慢点吃,我去亍阶上乘凉。”刚要出门,院子里就有人喊:“凤姐,在屋里吃饭呐。”“哦,在吃饭。”“我来打听打听,你昨儿个是说要去查钱的事,还去不去?”“去,哪能不去呀。”“那我跟你去,听说他们是请罗子坳的人顶包,我三姨就是罗子坳的,今天前晌去思礼巷赶场,回来时说村里有个会计去他们那了。”“你三姨是?”“你认得的,雅娟呀。”“哦,我知道了,早年嫁过去的。”“姐,你说谁?”“是我刚嫁到这个村时的一个姑娘。雅娟这会嫁到罗子坳去了。”“昨天我在思礼古镇上还看见她呐,背后看和你差不多,我还认错人喊她姐嘞。”“她在集上干什么?”“买玉米,搭了几句,她还告诉我身上那件衣服是你送的。”“哦,是一件格子衣,那衣她还在穿?都这么多年了,看来日子过得也不太好。”来人听姐弟俩说三姨娘一直没做声,听凤姐这么讲插话道:“她家可过的好,老公在金凤金矿有份子,雅娟姊又勤快,屋里屋外抓着收入,划算又好。”“是吗?好多年没往来,这会才听你这么一说,她在家做姑娘时就是个精明妹子。哦,扯远了,她跟你说什么来着?”“我这不是来告诉你吗?说村里会计去他们那说起请工代赋兑工钱的事了,我想喊你去落个底,看有那件没,如果是去封口,或是找个托口,你不是就能拿得住理吗?”“成,恰好我兄弟明天要回省城,我就一路搭车去罗子坳,要不是今天这时候了我立马就跟你去雅娟家,非得弄清楚这帮小萝卜头到底吃了咱这群小百姓多少冤枉钱。”聊了一阵女人起身要走,凤姐客气道:“夜里反正没事,不多坐一会吗?”“不来,你明天走时喊我一句。”“好,反正要打你屋门前过身。”凤姐把女人送到大门前,刚进家,王满全就责怪道:“你明天还真要去罗子坳?我看你还是别去,村干部吃救济钱,不是吃咱一家,你出哪门子头。查不出来地,别人早就盘算好对策,不怕你们刨根问底,我看你还是别瞎操心,准是既得罪人又捞不下个好,大兄弟你说,我说得在理不?”李泉只是微微一笑:“这是与官家斗法,姐。你要有思想准备,要斗就要斗赢,要么就别起手,忍了算了。”“你懂屁,凡事都向你那么怕,这世道哪还有公理,我可不吃这个哑巴亏,政府给我的一分我都要,不义之财一厘我凤姐都不取,不早了,兄弟你洗洗脸吧,明天还要赶早。”

清晨几声悦耳的金鸡长鸣,唤醒山乡,唤醒了沉睡的人们,李泉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爬起来,穿好衣服推门出来,凤姐早已把早饭端在桌上了,招呼道:“兄弟起来了?还早呐,咋不再多睡会,昨天担稻谷一身疼吧!”“没有呀!姐还把兄弟当孩咧。”听到屋外有人说话,王满全也恰好从屋里走出道:“这么早你们就起了,搭车也不用赶一大早呀”“不早了,吃了饭班车也就到了,别人开车的可不等客。”王满全不再作声,出门放牛水去了,黄土狗跟在他身后撒欢。

姐姐见李泉洗完脸喊道:“快吃饭吧,好早点赶路。”自巳倩去锅里帮李泉装了一大钵子昨天煮好的玉米,端到桌上问:“带这么多够了吗?”“哦,不用带这么多,城里人吃个新鲜就行了。”“多带点好,免得你朋友说姐小气。”

火红的太阳刚刚爬上东山,似一个又圆又大的彩盘挂在山顶,昨日雨更是一个天然洗涤女神,冲去青山绿树上的尘灰,使远山翠绿的山野,在阳光下便显得鲜亮而充满生机,炊烟似云朵袅袅升起,白云似羊群漫步在万顷草原,大洋江更似一条碧绿的彩链环绕在这青山绿水之间,似天工造物一幅徽丽的风景画。

李泉站在门前,尽情的欣赏着,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发自心底的感叹。“快走吧,车一会就过了,这地方每天可是只有那么一趟,错了就只有去思礼搭城里车。”“哦。”姐姐打断了他的雅兴,远处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催促着李泉加快脚步,车上人并不多,但却十分热闹,大妈们拉着西家长东家短,青年人玩着手机,车里浓烈的旱烟味,夹杂着汗臭呛得李泉连打了几个喷嚏,汽车慢悠悠的行驶在乡间,晃来晃去。李泉还是不住的两眼望着窗外,手机震动,李泉翻开看号码是司马静茹,“喂,你到哪里了?进城了吗?”“哦,还要一会呐。”“我一大早就在车站了!”“昨天不是说好不用来接吗?大热天快回去吧?我没拿什么行李,到站我就去找你,中午我请你吃玉米。”“算了吧,你真是的,我在这都等了快三个小时了,还差那一会儿?我在出站口。”说完那头电话断了,耳机里只有嘟嘟的忙音在响,放下电话司马静茹有点不乐,心想这个李泉我大清早来接他,他还不领情,凭什么呀!本姑娘哪点不好吗?别人追我都还没正眼看过,这倒好,我上杆子来接你还这么不冷不热,你当你是谁呀!一边想一边围着车站广场转着圈。“雪糕,冰淇淋,爽口又宜人呀,冰镇矿泉水喽。”听到吆喝,自己喉咙也确实有点干,信步靠了过去:“要一杯冰淇淋。她刚伸手去接,屁股不知道被谁打了一板,立马回头,只见鲍瑞玲弯着身子捂着脸对着她笑,司马静茹在她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道:“该死的,你怎么在着,吓了我一跳。”“哈哈,一准是想那个小白脸揩油了吧?”“没正经,公共场所也开这种玩笑。”“这有什么。我只是拍了拍你那高挺的屁股又没……”“呵呵。”“好了,你吃什么我请客。”“冰淇淋钱我都付过了。”“那我也要冰淇淋陪你吃,算是赔不是好了吧?”“我可不要你赔不是。哦,你还没告诉我呐,大热天你来西客站干吗?”“哦,付鸣说李泉今天要回城里,我也没事,在学校闲着过来接他。你呢?不会也是来接他的吧?哦,对呀,我出来那会杨怀仁正四处找你呐,还问我看见你没。我说你是死人不会打电话呀。”“他怎么说?”“那表情别提有多可怜了,大男人带着哭腔说你不接,看得出他很无奈。”“我又没怎么他,找我干嘛。思礼溪漂了趟流 ,真还留了好多情种。”司马静茹嘴上是这么说,心里也真还直打鼓。庆幸自己那夜风情没有人知道,特别是李泉不知道,鲍瑞玲更不能知道。也特别后悔,漂流竟然把自己二十几年坚守视命地真洁在不经意间拱手送人了……张爱玲的那段名言又 在脑海中读白:女人在需要时是不会在乎伸进被窝的手是谁,只要那只手是温暖的……。司马静茹想到这里似呼又找到了自我安慰地理由。

平添几分惬意。自潮地发出一声叹息:李泉,可不是我没帮你留,只是因为你那夜不够大胆,而我也是一个熟女,煎熬了几度春秋,早怕那最后的一滴潮褪了去。而一生错过少女人最初的美与激动的感受。鲍瑞玲见司马静茹半晌都不做声,心事重重的望着车站进站口,拍了她一下问:“想什么呢?你还没告诉我杨怀仁怎么了?”“哦,你说怎么了,单相思罢了!”电话终于响了,李泉说他到了问她在哪。“哦,我和鲍瑞玲就在出站口。”“她也在那?”“对。”“我没告诉她今天回呀。”“哦,是付鸣说给她。”“你们就在那等着,我就出来。”放了电话司马静茹伸长脖子朝出站口张望,李泉高大的身影一下就撞进她眼里,背着背包,提着一个大大的蛇皮袋子,远远的就向她招手。鲍瑞玲一见,丢下司马静茹,挥舞双手跑向他奔去,热情的抢过他手中的蛇皮袋子,李泉躲过她伸过来的手笑道:“我能行,不重。”径直走到司马静茹身边笑道:“等急了吧,我说不用来接,没什么东西,天这么热。”鲍瑞玲似乎感觉出什么,没心没肺的抱怨一句道:“她可是真来接人的,别人找她电话都没接。”

 

                                         作者:照云

                                                 2014.8.7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