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那月霜花>> 七 原创  

2014-08-07 20:5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野里忙收割的人们见有生人在田垄间,还担着一担箩筐都停住手上的活瞧上一眼,私下嘀咕着,邻近凤姐田边的张先成抬头看到李泉喊道:“凤姐,你兄弟来帮你担谷了。”“咋我兄弟来担谷子?大热天他来凑什么热闹。”“哎呦,瞧,凤姐,有这么好的兄弟帮你多显福分呀?还不用帮,我屋里要是有这么个兄弟该有多好呀!”“你们是不知道,我兄弟是个书呆子,从小我爹就惯着,我娘看得重,没干过重活,更没下过田,吃不了苦。”李泉听姐姐这么说抢白道:“看姐说的,好像你兄弟我就是一个废人。细活干不了,我可有一把力气,担谷子还是会干。”凤姐笑道:“成,你能还不成吗?只是太阳太大,天热,你担了这担就别再来了,在家帮我辅导你那几个外甥做功课我就谢谢了,这粗活用不着你。”田里割禾的乡亲也帮着凤姐,你一句他一句,一边夸李泉一边帮腔劝着他:“大兄弟,你姐说的没错,天太热别中了暑气,回来住不了几天有你这份心,你姐就高兴着呐,田里这点活,我们一帮子人,一会儿就干完了,快回去吧。”李泉应着:“没关系,我姐老是拿我当孩子哩,我能成。”众人见他这般讲,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李泉从打谷机里装了一担满满的谷子,一猎腰担起担一起身,趔趄了两下,姐姐见他这般模样笑道:“担得起吗?不行就放下。”李泉笑道:“没多重,瞧你说的,你兄弟也是一条汉子咧。”

担着一担黄灿灿的稻谷,李泉似乎有了丰收的感觉,似乎这一担丰收是自己创下。心里美滋滋,脚下虽然深一脚浅一脚,担子越来越沉,但为了在众乡亲面前证明自己是一条汉子,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不时还甩一把脸上汗,逢人还热情打着招呼,引来许多赞许目光。李泉心里特别得意,心想自己这样一点似乎是孝心的举措,竟然给自己贴了那么多金。内心喜悦促使脚下步子生风般加快了,肩上担子也轻了。不知不觉已到屋前,姐夫还在那耙晒谷子,一抬头见李泉满头大汗担了满满一担谷子回来,丢下耙子去接,喊着:“快放下,累坏了吧,叫你别去,瞧你这一头汗。”“没事没事,出点汗身子还轻松些。”倒了萝筐,王耀兴给李泉倒了一碗凉茶,李泉一饮而尽。放下碗,转身担起箩筐正要走,王耀兴一把扯住扁担:“你在屋里晒谷子我去担,这活你还是没做熟,在屋里帮晒晒谷轰轰鸡,田里也没多少了。”李泉见姐夫这般,也不好再说什么,笑道:“那我在这晒……”

大外甥王焕然从屋里跑出来举着李泉的手机喊:“舅子,你的电话响了几遍了。这又响了,你快接呀,别是有什么急事。”李泉接过来,一看号码是司马静茹。“喂,李泉,你在干嘛哪?打了那么多电话都不接,我怕你出了什么事哪,担心死了。”“你在哪呢?”“在学校呀,还能在哪里。”“没回家?”“没有呀。导师昨天说要我跟他去海南,说是当地有人办孔子学府,求导师去捧场。”“那不正合你专业所学吗?”“我想请你也去玩几天,不知你是否愿意屈驾?”“看你把话说得文绉绉一副学者范,你请还不去?不过我可不是学汉语言地哟,又不是你导师带的弟子,他老人家愿意带不?”“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呐,            像咱们这样的人热闹了,我只要跟导师说一句准成。你同意我就先报告一声,他保准乐意就是。”“那好,听你信。成我就回省城找你。”“那我准来车站接你。”“那倒不必,天热,你可别晒黑了小脸,呵呵。”

司马静茹刚放下李泉这头的电话,手机又在一阵乐曲声中响起。杨怀仁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静茹你在哪?我都找了你大半天了。”“我在宿舍洗衣服呀。”“干嘛不接电话?”“水声大没听见呗。”“不会吧,我拨了好多次,都没听到我不信。”“不信呀,那就随你便,有什么事吗?”“听王宾说你要去海南,带我去成不?”“你又不是文学院的怎么带你去?”“我自费不就成了?”“那也不成,我是去讲学又不是去度假玩,带着你算哪门子事呀!”“这有什么?你忙你的事,晚上我来找你就是了。”“那就更不成了,我跟你是怎么回事,别人还不误会呀!”“我们俩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没数吗?”杨怀仁这句话咽的司马静茹喘不过气来,一时语塞。半晌才冒出一句:“别想得太多了,一夜风雨是过去时,不代表将来时。别拿这个说事,本姑娘是成年人了。那夜是荷尔蒙分泌过盛好了,你吃了本姑娘豆腐不算,这下还要拿这个来要挟说事。没门,杨兄我提醒你,再别拿那夜说事了,不然你我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你不是我心目中的那盘菜,上不了席面,我谢谢你那夜一双温暖的手好吗!”没等对方回答一声便挂了手机,手机不断的响起,司马静茹再也不想去接了,心想你打爆本姑娘也不会理,同时也后悔那夜的草率,自嘲道:兴许是山野怡情吧。又不由自主的锤了锤头,脸上泛起一团红晕,火辣辣的……

司马静茹稳定了一下情绪走向阳台先冲了一下手,把盒子里面几件短衣内裤晾了晾,擦干手对着镜子草草整理好了蓬松的头发,抓起包就要向外走。刚到门口就与杨怀仁撞了个满怀,险些没倒在地上,杨怀仁一把扯住她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等他把话说出口,司马静茹便打断道:“你是赶火车呀还是奔……”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觉得太伤人,语气一转道:“看把我都撞疼了。你急着找我有事吗?导师催我正赶着出门,有事就一道走,路上说,赶紧。”“没什么事,老不接我电话就过来找你了。”“要是是这事就甭谈好了,我忙着呐。”正说着司马静茹手机响了,她麻利翻出来瞧了一眼,见是李泉接都没接就合上了,道:“导师催我先走一步。”出了大门,司马静茹神手拦了的士,头也不回一溜烟汇入滚滚车流,杨怀仁呆呆的望着那远去的车子不知所措。

上了车司马静茹立马就给李泉回电话:“喂,不好意思,刚刚没听到,这会才上车,有事吗?”“哦,你不是说去海南吗?我问一声定下了没,好做准备呀。”“我这不是在车上吗?去导师那落实不,你倒是急性子。”“哈哈,有机会近距离和美女出镜,谁不急呀?”“呵呵,别贫嘴,别想歪了,是去传经布道又不是……你可得正经点。”“好了,你还当是七十年代小男孩看少女之心呀!心潮澎湃呀!”“我到了,过会回话给你,拜。”下了车司马静茹径直扣响了导师冯文宣的家门,里头传来一声老气横秋的声音,“请进。”司马静茹笑呵呵的道:“我又来晚了。”“你知道晚呀,电话没等说完就挂断,要订机票,身份证号是多少?”“哦,冯导别急,我给你拉个能背包的一道去行吗?”“谁呀?”“李泉,学考古学的,袁教授的得意门生。”“谁?”“李泉呀!”“我知道,考古学的那个高个子,长得很像唐国强的帅哥。”“对呀,就是他。”“你约了他,愿意跟我们去?成,正好壮壮人气多几个人去热闹。”“那我就打电话给他了嗬。”“打吧,让他把身份证报过来,好订票。”“好,知道了。”拨了李泉的电话,只嘟嘟两响,李泉那极有磁性悦耳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喂,你落实好了?”“落实好了。”“哪天动身?”“说是后天,你把身份证报过来,今天要订票。”“哦,你听着。”“等一下,我拿个笔来再说。好,你说吧。我报一遍,你核实一下啊。对了吗?”“没错,那我清理一下明天就回省城。”“好,要我做什么事吗?,我来接你。”“不用,光身子一个。”“你就没想着帮本姑娘带点土特产来吃呀。”“这个时节乡下也没什么好吃的,带玉米好吗?我问问我姐看她家里还有没有过年剩下的炒薯片没,乡下不像城里,能现买东西。”“算了吧,我也只是顺口这么一说,没关系。”“呵呵,我一准帮你带一些回来。”“包你们几个都有吃。”司马静茹刚要挂电话,李泉又说:“请你帮我找一下付鸣,我房间的钥匙还在他那,别我回去进不了房冂。”“你打他电话不就完了。”“打不通,不知道为什么?”“这还用问,一准是和杨秋兰泡去了。”“不会吧?难道这么一漂,还漂出火花来了!”“那可不,别人鲍小姐还看上你了呐。”“哈哈,别瞎扯,谁还能瞧得上我,怕是有眼无珠喽!哈哈,我挂了,收拾东西去了。”

西客站在阳光的照耀下,墙上的光更明显,西处弥漫着浓烈的汽车尾气散发出来的气味,呛得人透不过气来。司马静茹站在出站口,一会向里面瞧瞧,没见人影,四处转几圈,几次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问,又都放弃了,还是想给李泉一个惊喜,想着没拨,顶着骄阳甩了几把额头上的汗,挥舞手掌扇一丝的清凉……

“姐姐,我明天就得回省城,那边打电话要我赶回去,说是去海南参加个什么活动。”“唉,好不容易放假,想着你回来能多住几天,又赶上农忙,姐还没好好招待,你就要回去。”“哎,当家的今晚上杀鸡,明早兄弟就要回省城了。”姐夫应着:“好,要杀就杀两只,孩子们放曙假也还没吃一顿嘞,一块开荤。”“成,就按你说的办,我去把田里那点活弄完就回来做饭。”“哦姐,地里还有玉米没?弄点回来煮了,我帮同学带几棒去,城里没有咱这地方的好吃。”“有,只怕是都老了。”“没关系,老玉米还香些。”“好,我掰些回来就是。”凤姐转身走了,没几步又转了回来喊:“快收谷子,天要下雨了。”李泉笑道:“姐,你这是怎么了,晴天白日,哪来的雨啊。”“我说收你就收,没看见头顶上天都黑了吗?你再看田垄上燕子飞得低,直往屋里钻。”李泉这才抬头,天还真的黑了,一大片积雨云在天空中滚动,左邻右舍晒谷的乡亲们都在忙碌,抢收晒了大半天早已变成金黄的稻谷。恰好在人们七手八脚刚收完,一声惊雷炸响,雨也伴着一袭凉风哗哗啦啦地倾盆而降,没一会功夫,屋檐下就挂起了雨帘,阴沟里冒着水泡,几只老母鸡淋湿了羽毛在屋门前抖落了一身的水汽。

李泉坐在木凳上,透过雨帘,望着大雨中的原野,看着那几户还在雨里抢收的乡亲心想:这每粒谷子要吃到肚里都不容易呀!曾经对人们常说的“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滴掉地摔八瓣”,形容农耕艰辛的话语不能理解,眼前的这幕使得李泉彻底领悟了。农耕之苦,每粒口中之物都来之不易,雨雾渐渐散去,田野间顷刻间又响起几声蛙鼓,燕子剪着尾巴飞向田野在空中追逐着,雨后在空中飞舞的虫蛾,雨后的阳光带着潮漉漉的湿气,扶着东山涧升起了一道绚丽的彩虹。大外甥拉了一把李泉:“舅舅,你快看彩虹,七彩的,多美呀。”李泉应着:“哦,是很美,乡里就是好,还能看到彩虹。”“你在城里看得到吗?”“哦,没见过。”正在这时,凤姐披着蓑衣从彩虹中背着一大箩筐玉米走了出来,有如身披万道霞光。姐夫王满全立马跑过去接了背筐责怪道:“这么大的雨,你什么时候出去的。”“雨停那会呀,兄弟明早要走,不是说要玉米吗?掰点回来煮了他好带。”“看这一身都淋湿了,快进屋换衣服,别弄病了。”“乡下人没那么娇气。”李泉跑到灶台上,帮姐姐打了一盆热水端了出来,正欲喊,见姐姐已闪到屋里换衣服去了,心里自嘲道:自己真没眼力,想献殷勤都不赶点。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姐姐换好了衣服,一手捋着头发问当家的:“鸡杀好了吗?煮上没?”王满全应着:“早在锅里了。”“那就好。”“我说兄弟你瞧见没,这雨下得多及时呀!老天都要你留下多住几天。呵呵,老古话说的句句应验,‘人不留客天留客’。”“姐看你说的,兄弟我都不好意思了。你对兄弟那么好,我何尝不想多住些日子,这不是那边打电话来有事吗?”“哦,那就是‘贵人出门雨水多’喽!”“我哪是什么贵人呀,姐你也拿兄弟开涮。”“哈哈,兄弟莫不是城里有个小美女在索魂吧?”“哪里话,兄弟要是有个妹子还不得第一个要姐姐参谋参谋?你没说行,兄弟也不敢找呀。”“好了,姐可不是个母老虎,管不了你那么多,不和你贫了,煮饭吃是当紧的事。”“不用你张罗了,饭也煮好了,鸡也熟了,还喂了几个棒子。”“那就吃饭吧。这雨下得真是时候,我们一家人还有空吃个团圆饭。”王满全一会就端上满满一桌子菜,清水煮鸡,苦瓜炒田鱼,外婆菜,腊肉炒青椒,煨棒子,空心菜开汤。凤姐忙着给每个人上饭,先递给李泉,顺手又抓了一个鸡大腿放到他碗里,笑道:“不用等,你吃就是,在姐这不用客气。”“等你上桌一块吃热闹。”“嗬,瞧我这兄弟在城里读了几年书,倒是学会礼性了。姐不兴这个,都吃吧,圈里的猪在叫,我喂一下就来,你们都吃着。当家的配兄弟多吃点,你们哥几个也多帮舅舅夹些菜。”“我等你忙完一道吃吧,天还早也不饿。”“快别等,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不论冬夏,一热当三鲜,快动筷别等,我去去就来。”姐夫王满全见一桌人都不动筷笑道:“今天怕是都学舅舅有礼性了。来,你妈去忙咱们吃。”又招呼李泉“吃吧,你姐就这个德行,每天都是先喂了猪才吃饭。

 

                                                                                                             作者:照云

                                                                                                                         2014.8.7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