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那月霜花.>> 五 原创  

2014-06-10 08:56: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夜的雨洗去了古镇昨日的尘埃,一阵阵银铃般的鸟语唤醒了沉睡的人们,沿街赶集的喧嚣声,鼎沸的人们转眼就将古镇天边那轮火红的太阳催得老高,透过窗棂照耀在客房里,阳光明媚。李泉翻了个身,光着膀子跳下床,望着楼下集市上千姿百态的人们,有匆匆忙忙赶路的上班族,有推着童车遛早的老人,有提着篮子赶早市的妇人,有悠闲漫步,这里瞧瞧,那里问问啥也不买的散落游客。人群中,李泉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担着一担早熟的玉米,刚刚放到地上,抓起搭在肩上的毛巾,正擦着那一头的汗,担子在脚边,立马就围拢来许多买玉米的人。她搭上了毛巾,右手提着称,笑呵呵地忙碌了起来。隔着窗,李泉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从她的表情中能够感受到她的买卖做得一定很好。李泉急忙穿上衣服,冲下楼,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那熟悉的身影正担着空担准备起身,他紧跑几步,到了跟前,从后面拉住扁担,那人头都没回道:“卖完了,明早才有。”“姐,是我。”女子回头瞧了一眼李泉,茫然地回道:“谁是你姐?大兄弟,你认错人了吧!”李泉仔细瞧了一下,其举止容颜真的像姐姐,特别是她身上那件花格衫更像是姐姐的。“哦,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穿的衣服和我姐姐一样,从后面看以为是她。”那人脚都没停,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兄弟,你怕是山姑娘的弟弟吧!不是在城里念书吗?是来这里旅游吗?”“哦,你认识我姐?”“瞧你说的,你我两家还是远房亲戚呢!你姐可是我的好姐妹。瞧,这身上的褂子还是你姐送给我的呢!你来这,你姐知道吗?”“不知道。”“哦,大兄弟,论说你也得叫我姐呢!”她笑着,“你不知道吧,我是六姑家的女,一问你姐就知道,雅娟,嫁到果子坳,我出去得早,那会走动少,你年少,认不得不怪。”“哦,还真认不得。”“回到屋门口玩,没想到去看你姐?”“哦,和同学一起来玩,参加活动,顺便跑过来玩几天,还没顾得上呢!”“还是你们读书人好啊!活得轻松,你屋里的人也聪明些。”闲聊了几句,雅娟一转身道:“大兄弟,我屋里猪还没喂呢!先回去了,你有空来果子坳玩。”担子拨了一下肩,扭动着腰肢,向前走了几步,又回头向他招了招手,大声喊道:“有空来家坐坐。”李泉望着她的背影,目送着她消失在人群中。

火红的朝阳从两山之间冉冉升起,顷刻间,炙热便吸食着大地,思礼溪水面上那一层薄薄洁白似婚纱般的雾气被热浪卷起飘向天际,远山也渐渐的露出了真容,雾气形成的白云似彩带般围绕在半山腰,宛如一条洁白的彩练,妆点着山峦,似那样的妙曼,似嫦娥般的婀娜。

鲍瑞玲不知何时到了李泉的身后,拉了他一把,“吃早餐了。他们都起来了,在那边小店里等你。导游都催了几次了!”“哦,不是说晚点走吗?咋这么早就走啊?”“呵呵,帅哥,你听错了吧!昨天回来时,导游就说了要赶早上路,回市里吃中饭的呀!”“哦,瞧我这脑子,一点记性都没有。”“行了,快过去吧!别人怕都吃完了,美女导游又该叫魂了。”李泉看了一眼鲍瑞玲,被她夸张的表情弄得笑了起来,包瑞玲被笑得不解地问:“你笑什么?干嘛笑?”“没笑什么,是心情好,你瞧,这山乡多美啊!早上的空气多清新呀!”“哦,我当时什么呀?我的家乡比这还美呢!我是山里妹,这些对我没有吸引力。不像你们城里人自找苦吃。而我则不同,我喜欢大城市,更向往那里的生活。”李泉收起笑容回头审视着一脸心花怒放的鲍瑞玲,心想:这姑娘一路追来却不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山里娃,不免有几分好笑,这姑娘谈恋爱都不做功课,未免也太粗心了。

小店门前,司马静茹站在门口一直在四处张望,李泉一见老远就打招呼,“静茹,你吃完了吗?”“哪吃啊?这不一直都在等你吗?”“嗨,等我干嘛?大家早点吃完,早赶路不是?”三人回到店里坐下,其他人都在喊:“到我这儿来坐。”女导游数了数人,对店家喊道:“上吧!人都来齐了。”“好呢!”店家应着,“就到。”一会功夫就端上了一盆稀饭,两盘十六个菜包子,一碗鸡蛋八个,一小盘咸菜,道:“上齐了,大家慢用。”店堂里说话的少了,也许是休息了一夜,人们的胃口都大了,没多大一会就听到那刮盆底刺耳的声音。杨怀仁还站起来问导游:“美女,这吃食还可以加么?”店家立马应道:“稀饭还可以加,其它的是定量包餐。”“你没吃饱吗?来,我这还有两个包子,你拿去吃吧!”杨怀仁立马应道:“你的包子我可不敢吃,付鸣老弟会跟我玩命的。”逗得大家哄堂大笑,见大家都被自己都笑了,又一本正经地补上一句:“付鸣兄,你看哥们够义气吧!”没等他回答,王彬就插话取笑道:“猪头都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你这狗嘴里什么时候吐出过象牙!还不敢吃呢,只怕是够不着吧!”坐在一边的何舒婷阻止道:“吃东西都堵不住你们的臭嘴。”又冲着杨怀仁道:“少了吗?我们这桌还有好多稀饭,拿碗来装吧!”

鲍瑞玲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稀饭,抬起头见李泉和司马静茹坐在店堂外有说有笑,立马凑过去,拍了一下李泉的肩膀,“喂,这么快就出来了,也不叫我一声。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司马静茹应道:“没说什么,他告诉我他家里这么不远,就在炉观河上的古镇里,他今天不回省城了,要回家里看姐姐。”“啊!你家是这里的!”李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嗯”了一声,起身走到女导游跟前,大声说道:“我不跟你回省城了,我要回家看看,先回房间收拾东西。”又对众人道:“大家慢慢吃,我先走一步。”司马静茹见李泉出了门,就跟了上去,“我帮你收拾一下吧!正好我也要上去。”“好啊!”鲍瑞玲没动地方,只是直勾勾地望着两人说笑着离去的背影发呆,两只手不停地拉扯着自己的衣角,最后一跺脚,进了店堂,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板凳上,压着松动的卯榫吱吱作响。

跟前欧阳群拉住她的手喊道:“小心,这凳子怕不牢靠,赶紧起身换一条才行,可千万别擦着。”面对欧阳群的关心,她强出笑颜道:“没事的,我俩条腿撑着地哪。”“你可得坐稳喽,这么大块摔地上抱都抱不起。”鲍瑞玲被他这么一说,蹭的站起来,对着他就是一掌笑道:“又吃老娘的豆腐,看不两个包子捂死你。”人们再一次响起了一阵大笑,弄得何舒婷一口稀饭喷了杨秋兰一身,捂着肚子站在地上喘不上气来。

鲍瑞玲望着大家笑成这个样子,没好气的训道:“笑,有什么好笑额,我肥我爱肥,我胖我愿意,杨贵妃她不胖哪,你们谁敢说她不美?西施美你们哪个男人又看见过!”一干人见她真的发货了,也就不再取乐,王彬喊了一句:“都吃饱了,回去拿东西吧,早上车赶路还凉快一些。”刚到旅馆门前就见司马静茹拖着拉杆箱在那玩手机,见人们都来了收了手机,杨怀仁一见她便问:“李泉哪?”“哦,他走了,回家了。”“你没送送?”“有什么好送的,他家又离这里不远。”“你咋知道?”“他告诉我的。美女导游手拉着车门喊:“快上车,人都下来了没有?”付鸣回头数了一下道:“都在这哪,有一个人回家了。”

阳光火辣辣的,田野上许是昨夜那一场急雨,绿油油的稻田积满了水,阳光下有如一面镜子,李泉下了车,沿着大洋江边的石板路,一边赏识着乡间的田野,一边赏识着古镇的变化。踏上那古老的四孔石桥,一眼就望到了自家那老辈留下来的老屋,与四周的木屋一样东倒西歪,他不由的加快了脚步,跑到门口,那炙热的心又凉了。两扇大门紧闭,铜锁都生了绿锈,两个大门的门口都长满了铁红的锈,踏脚石上那青绿的苔。李泉忍不住去拍了一下门环,铁锈如细沙洒落一地。但还是发出了清脆如初的响声,铜锈落在青苔上有如朱红点点,不乏有几分苍凉的美。记得读小学时,只要拍几下这个门环,姐姐就会从屋里跑出来接过自己的书包,第一句准是问:“饿了吧?姐去帮你打水洗洗吃饭。“那是家里清洁,饭大多半是茹米饭就干萝卜条,可是姐姐端上来给李泉的多半是一大碗白米饭,就是有茹米也是很少的几粒。开始自己不懂事,终于有一天李泉发现了秘密,姐姐煮饭时,在饭快熟时再放茹米下锅,煮出来的鸳鸯饭也是一半一半,姐姐吃粗粮,自己吃白饭。想着想着李泉的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一脸,住在隔壁的堂叔扛着一把锄头,手里提着斗笠,一只裤脚高一只裤脚矮,见李泉站在那里发呆,喊了句:“大侄子,还没吃午饭吧?过来进屋,咱爷俩一块吃。别等了,你姐好些日子没回来收拾屋子了,怕也是忙农活嘞。”一直在屋里的婶娘拍打着一身的灶灰从屋里出来,一见李泉不冷不热的招呼道:“就放假回来住几天?也好,赶紧帮你姐姐家去收早稻,她一个人忙里忙外累死了,前几日回来人都瘦了,从小拉扯你也不知道心疼姐姐。你呀真没用,放下包帮我拿碗筷吃饭了。”刚把碗筷放到桌上,李泉的手机响了,是姐姐打来的,第一句就是问:“兄弟你在哪里?回家不?”李泉也有几分怕她说:“还没回家,一会就去那。”“来我这,你这会在哪?”李泉忍不住笑了:“在家呀!”“那我就过来。屋子都十多天没收拾,怕灰都满了。”“不用了,哈哈,一会我就到你家去,帮你收谷子。”“来就来吧,我可不用你收啥。好了,不跟你说了,菜还没做哪,当家的回来该骂人喽。”“你快去吧,待会我就过来。”放下电话李泉放心了许多,“快吃饭吧,听你们姐俩说上几句,看来你姐姐没白疼你小子,我先还当你在城里念了几年书,会嫌弃乡下人嘞。”“怎么会,我可不是那种人。”“老侄,你还真别说,这样的人多了去了,早年就有这么一说,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忘本的读书人多了去了。”李泉不反驳,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婶婶的唠叨,扒着钵子里的饭很少去夹菜,叔叔见此情景,端过炒蛋扒到他钵子里道:“多吃点,这是你婶婶特地为你做的,乡下不比城里现吃现买,你就多吃点领她这个情。”李泉笑道:“我有了,让婶娘费心了,我赶上什么吃什么就是,又不是外人,我能吃饱肚子就是,谢谢婶婶了。”“看她还这么客气,你不知道她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一天到晚唠叨个不停,可心眼儿热乎着呢。”李泉只是点头,大口的吃着。

顶着正午的烈日,顺着大洋江向上游步行十五里就是果园村,没等李泉进村鲍瑞玲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带着几分关爱的问:“到家了吗?天热没中暑吧?”李泉随性的回了几句就急匆匆的挂了,坐在村头的风雨桥上,甩了一把满头的大汗。手机又响了,王兵打来的说是他们已到了省城,导师问起他干什么去了没回来,说是帮他打了圆场。李泉打着哈哈道了谢,说了句“知我者王兄也”又挂了电话,心想这受人管的人就是怪,你不出门天天闲在房间里没人问津,你今天在与不在,吃与没吃,一出院子门,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事也不知道哪有那么多,三日不见就会有人问,好久不见又陪着导师去哪发财去了。想到这,李泉似乎有几分高兴,看来我这小字辈在导师那还有几分位置,至少他还没把我忘了。歇了一会凉,李泉起身下了桥,向村子里走去。还没走到大队部,就远远的听到一帮人在骂街,他加快了脚步,跑过了老鱼塘,转过几栋老木屋,顺着田垄来到晒谷坪。一群人正围着姐姐劝:“算了,消消气,他都没话说了就是亏了理,你也要得理饶人才是。”“大伙都是当事人,你们也知道,我这可不是为了我家那几块小钱争,是为大家伙理论,政府拨下来的钱是公公婆婆的奶,大家都要吃点。他们几个村干部独吞可不成。我反正不多要,该我屋里的那本份是要保着的。”李泉一直站在那没出声,细听事情的原尾,大多数人都围着墙上贴着的那张白纸看情绪激动。李泉也凑过去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果园村务公开”,“收支两氐”略微细看了一眼,所有账目都只有收入账,开支都无细说明。资金去向公共设施投入所占比例少得可怜,他惊奇的发现本来就数目不多的钱去大部分道一赊代工劳务付出,村长还在那理直气壮的扯着脖子喊:“你们出工都没有谁家理会,修理架桥,补水库人不去干,村里又什么法子只有请工,村里付工钱,村里哪来的钱,不动用大家的补助款,你要我们几个村干部买大腿呀!这村子除了妇联主任是女的,其余都是汉子,妇联主任倒着钱别人都不会要。大家评个理,村里上哪去拿钱代赊?本想着是好事,为大家了难,这回可好。我等倒成恶人了。”一直在细听的姐姐等村长一停口,立马接话道:“就你他娘的卖脚,老娘我可不干那丢人现眼的勾当,别拿老娘我说事,别人不知道我不清白吗?我就问一件事,这钱是拿去以钱代赊发工钱了吗,我倒要问是什么地方修什么工程用去了,请的哪里的劳动力?这方圆三五里,不认识我花姐的人不多,明天我就去访访看,谁争了咱果园村的钱,大伙谁愿意跟我去访访,只要有人认账,我不耽误大家伙工夫,工钱我也给,没说的。如果不是那么回事,回来咱再把这账好好算算,谁吃了都得吐出来,要不吐,我凤姐一准要找个说理的地界讨个说法。”

村长这会有点像斗败了的公鸡,脸上有点挂不住面子,破口大骂道:“你去访,你去访,我就不信几个跳蚤还能把被子掀了,

别忘了,你也是村委。”

凤姐并不饶人,冷冷地笑道:“这话你是说对了,我是村委不假,也是众乡亲选出来的,不像你拉票找钱买,要是那样不当也罢。你还能把我开出地球不成!”

村长的脸早已被气成猪肝色,嘴唇哆嗦不出声,脸是一会青一会白,一跺脚,头一扭,丢下一句:“不可理喻,唉!妇道人家!”

李泉这回上前拉了一把姐姐道:“算了,人都让你气跑了!别跟自己过不去,不值当!”

众人也围拢来,你一句我一句德劝道:“算了,凤姐。钱都进了狗肚子变了屎了,你再气也没用!再说了,在村上,谁又能和他们这帮披着人皮的狼争得理出呢!”

“没那么容易,我会叫他们给我个说法,就是变成屎了,也要他们给我拉出来。”众人都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瞧你说的,谁吃了不是拉出来的,难道还是抠出来的?”

凤姐却是一本正经地说:“我一定叫他们吐出来。”

李泉一个劲地劝道:“姐,算了,就是分到你手里也没几个钱,还是算了。瞧,把自己气成这样,不值当的。

凤姐这回才反应过来,拉着李泉,不好意思地说:“兄弟,怎么是你,啥时候过来的?我让他们都气糊涂了,走,跟姐回家!你不早叫姐,瞧,把你这热得一头汗。”李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跟在姐姐身后,一个劲地说:“不碍事!不碍事!”

 

 

 

 

                                     作者:照云

                                           2014.6.7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