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宿命(四)原创  

2012-06-21 21:1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曼娜有了靠自己的嘴和勤快搭一程车的体验后,聪明的她对自己更有信心了,心里有了一个坚定的信念,如果一时半会找不着他,只要自己能吃苦就饿不死人。可能在台州城里先找一份合适自己的工作赚点钱做路费,再慢慢打听他家的具体住址,是一个好办法。可是又一想,一个实际的问题出现在面前,自己听不懂方言,普通话也说不好,与别人交流就成了大问题。可是自己已来了这陌生的台州,她就必须坚定信心,这里比想象中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现在已没有了退路。如果历经千辛万苦、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才迈出的这第一步还没有看到一点曙光就打退堂鼓,岂不是枉费了心机吗。就是这会返回去,也没有可能了,钱从哪里来。就算是回到了老家,谁还会相信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只身一人在外面奔了几天、又回来了,虽然自己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左邻右舍谁又会相信你呢,将来真的是嫁不出去了。一则在娘家抗父命,别人也会联想,到了婆家也不会是一个贤惠孝敬公婆的好媳妇。早就听老人们说过,人言可畏呀,尽管现在是新社会,在乡下旧风俗仍然盛行。别人不会理解自己,出逃目的是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完成学业,是没有目标的投奔,是要把自己从重男轻女的家庭中解救出来。可是苍天啊,都说外面的天很大,月更圆,可是哪里有我这个弱女子落脚的地方哦。想到这里,自嘲道:既然没有退路了,那只有前行。并暗暗地告诫自己,无论怎样都要坚强,自古道,“苍天饿不死瞎麻雀”。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去奋斗,为理想,为心中的目标努力奋斗!曼娜心一横,眼下最主要的是先找一家店住下,有了栖生之地之后,就去找做事的地方挣钱,一边做事,一边再打听宜树的家。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的。

走出汽车站,几位卖台州地图的大婶主动向前兜售台州地图,曼娜一想,我人生地不熟的,买一张查查也好。问了一句大婶:

“多少钱一张?”

“一块钱。”

“哦,买一张。再请问,去台州路桥区怎么走呀?”

大婶热情地用台州方言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可是曼娜一句都没听明白。大婶也急得脑门顶上冒汗,只好摇了遥头,用手指着地图,示意要她自己看。曼娜这才恍然大悟,走到阴凉处,细心地查起地图来。恰好大婶卖给她的是一张旅游地图,地域标注介绍也很全面。

路桥:秦时公元前222年属于会稽;东汉建武(25-36年)后属于章安县,后改为临海县;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由临海县拆出永宁县,路桥属永宁县;唐武后天授元年(690年),改永宁为黄岩,路桥属黄岩县;以后历代相延。

看完这里,曼娜终于明白了,刚才大婶总是指着到“黄岩”的车比划着,叫她到售票口,又指着“黄岩”的班车,是要她去坐车呀。曼娜抬头看了看天色,估摸着坐上这最后一趟班车赶到路桥会很晚了,向路人打听,问:“从台州到路桥要几个小时?”

人们告诉她:“今天没有车再去了。道是不太远,但也要几个小时,才能赶到。”

曼娜听完,只好按照自己先前的想法,沿着街道大马路漫无边际地走,并不停地向两旁张望,打听哪里有最低廉的旅店。几经周折,误打误撞地走进了台州最繁华的自由市场。这里商埠云集,虽说日头早已落山,但夜市上还是人声鼎沸,喧嚣的吆喝声张显着这市场的繁荣与兴盛。随着市面上一排排霓虹点亮,打棚、搬凳,店家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夜的忙碌。

曼娜灵机一动,心想这不正是我找事做的好机会吗。这么大的场面,一定会有需要雇人的地方。想到这,她一家接一家地看着、寻找着自己第一感觉认为有可能接纳自己用人的雇主。曼娜最终在一个看起来店面并不太大,听口音操着徽州方言,招牌上写着“淮阳小吃”的门前停住了脚步。

堂官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穿着打扮一眼就能看得出是安徽那边的乡下人。一见曼娜停在门前,以为是客人,就热情地喊着:“里面请,是一个人吗?”主动把她让到店里坐下。

曼娜刚一坐下,又立即站了起来,拉住那小妹子的手说:“小老乡,我也是徽州人,出来走亲戚,认不得路了,身上盘缠也不算多了,想问一下,你们贵店还要人手不?我想挣点钱,工钱不要太多,干点什么都行,管吃管住就好。”

一直站在柜台里的老板娘以为堂官和顾客发生了争执,从里面走出来,想问个究竟。

堂官见老板娘出来,喊了一句:“八姑,这妹子是来找活干的。”

两个人一口乡音,让曼娜倍感亲切。壮着胆子,毫无顾忌地与老板娘说明来意。老板娘并不理会,只是吩咐跑堂的小姑娘:“去做你的事儿,客人们很快就会上座了。”说完,转身回到了柜台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悠闲地忙自己的事了。

曼娜一直站在那没动,首战失利,不知如何是好。老板娘忙了一阵子,瞟了几眼曼娜,发现她还站在那儿没动地方,一脸愁容,不知所措。好奇心促使她从柜台里又一次走了出来。问道:

“你真是安徽人吗?”

“是的,假不了。”

“这么小跑出来干什么?在家读点书多好啊。”

这没提读书倒好,一提“读书”,一下子就深深地刺痛了曼娜的心,泪水哗地一下涌了出来。一路的奔波、艰辛的旅程,世俗的白眼在这一刻都化作了辛酸的泪。究其因果,都不是因为自己要读书吗。老板娘看到小姑娘哭得如此伤心,先是安慰了几句,

“小姑娘,一定还没吃东西吧?”

曼娜强忍住泪水,应了一句:“我点了阳春面。”

“哦,那你先吃面吧,过会儿我再来,跟你说事儿。”叹了口气,自语道:“当下孩子们也弄不清是怎么了,动不动就往外跑,外面世界有那么精彩吗?”

回到柜台里叫过跑堂妹,吩咐了几句,就一直关注着在那一直埋头吃面的曼娜。看她的吃相,看她的衣着,她得出了一个很准确的结论:这姑娘一定是来自皖北山区的贫困地界。一碗阳春面,曼娜没几口就吃完了,喝完碗底最后一口汤,老板娘看她那表情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感觉。就冲着跑堂的小妹招了招手,一会儿工夫,没等曼娜起身,又是一碗面送到了她的桌上,笑着说道:“老乡,这是老板娘让我给你送过来的。”

“谢谢,我已吃了一碗了。”说着,又从裤兜里拿出钱递给她,“请结下账。”

“哦,不用了,老板娘说了,你免单。”

“那怎么行呢,你们也不容易,小本生意,我怎么能吃白食呢。”

老板娘一直在听她们俩的对话,一听曼娜这么说,喊了一句:“你们俩都过来我这,别在那说话,影响别的客人。”

“你快过去吧,我们老板娘喊你啦,我没空陪你,得招呼客人。”

曼娜提上自己瘪瘪的包袱,走向柜台前,“谢谢老板娘赠面。”然后双手把手里的钱放到了柜台上,说了声,“这是面钱,请老板收下。”还没等老板娘开口,转身就要向外走,老板娘叫住了她,

“你不是要找事做吗,就留下和她一起当堂官吧。”

曼娜转过身,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用将信将疑的目光注视着老板娘,弄得老板娘都不知所措,补了一句:“你还愣着干什么。”以为她还没有听清自己的话,又补了一句:“我是说,叫你留下,在我这店里做事。”

曼娜这才快步地走向柜台,问道:“真的呀?那太感谢您了!”

老板娘对曼娜的每一个举动都表现出极度的好奇,对曼娜表示给自己的谢意只是“哼”了一句,说道:“你这小姑娘倒是挺世故,我想知道你这么小小年纪跑出来闯世界,你家里大人知道吗?”

这样的问话,一路走来曾被许多人问过,在曼娜的记忆中,有透着关爱的询问,也有邈视的目光。而今天老板娘的问话给她的感觉,似乎超出了关爱,从她的眼神中她读到了一丝丝忧伤。

曼娜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家里人不知道,是背着屋里人跑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要跑出来呢?”

“为能读书。”

曼娜的回答勾起了老板娘深埋心底的伤疤,心里想着:傻姑娘,你啥和我当初一样的天真呀。你就是跑出来了,也不可能再有读书的机会了。跑到哪里,读书也得要钱呀。我当年不也是为了想读书才只身出走的吗。最后,还不是在无奈之时选择了嫁人求生这条女人的必经之路吗。姑娘啊,不管是在皖北,还是在浙西,山乡里的女孩命运都差不多。唉,女人,又是一个与自己命运相同的女人!

想到这,她问曼娜:“你多大了?在家时,读了几年书?”

“今年十三岁,在家读了小学四年级。”

“唉,你这么小。那就这样吧,你先在我这儿落个脚,我管吃管住,你看你自己能干点啥,就帮着干点试试,工钱——”

曼娜忙说:“我不要工钱,你收留了我在这儿落脚,我就感激不尽。我是来浙江台州找人的,只要打听到了他,我就得走。”

“那你要找的那人和你是什么亲戚?”

“哦,说‘亲’也算不上,是打小在一个学堂里读书的同学,是无话不说的挚友。”

“那他啥在皖北读书呢?”

“哦,是在他外婆家,后来被他爹接走了。我也只是知道他家是住在台州路桥。”

“嗬,你胆子也够大吗,台州这么大,就光这路桥,你要找一个人也不易呀。好了,不说那么多不开心的事了,你就跟我侄女熟悉一下吧,先帮帮她就行。”

夜市喧嚣,沸沸扬扬,小店生意开始红火,随着上座率的增加,店堂里开始忙碌起来。喝五吆六,忙的几个跑堂的小姑娘团团转。刚刚入行的曼娜,却体现出出奇的沉着。只见她不慌不忙敬语招呼着客人,笑脸相迎,在客人面前展现出良好的素质及修养、非凡的气度。如果不是因为她那身朴实的衣着,人们很难把她同一个打工妹的身份联系在一起。熟悉的回头客,很多人都在问老板娘,“嗬,你店里请来的新人可真能干”,夸老板娘“有眼力,选的新人勤快”,“店里的生意一定会兴隆的”……虽然只有一夜的时间,曼娜的工作业绩老板娘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她庆幸是自己的恻隐之心留下了一个能给店里带来丰厚业绩的廉价劳动力。

午夜市面上变得萧条了,食客们都已酒足饭饱,店面上留下的只有昭示着繁华的霓虹在闪烁……。

老板娘一边数着柜台里面的钞票,一边地高兴地招呼着伙计们关门打烊, 说道:“今天不知怎么了,店里的毛利是近段时间最多的。咱们今天打烊又这么早,看来过去我们通宵达旦地做,流水也不过是这么几个。我看从今晚起,只做到十二点,进几个算几个,大家伙卖一把力气,招客进财,完事就早点休息。”

掌勺的师傅一听老板娘这么说,就来了精神,“我早就给你出主意了,谁家开小店,一熬一个通宵的。开店赚钱是靠名气,有招牌菜才成,不能靠耗点挣钱,后半夜谁还来吃东西呀。这不,今天你就验证了我的说法没错吧。”

“我今天这样决定,是因为要请大家向新来的小姑娘曼娜学习学习待客接物之道,使店里的回头客多一些,创下收益,省下时间,给大家伙休息。开店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挣钱,挣大钱,用最小的成本换取最大的利益。这样,对咱们大家都有益处。从明天起,曼娜就和我侄女的工钱一样拿,活也一样地做,大堂就由她们俩一块负责。大家散了吧,早点歇了吧。”

其他人一听,都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去。曼娜也即刻起身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又坐了下来。怀里抱着走进店时的小包袱,左看看右瞧瞧,不知如何是好。这一举动引起了老板娘的关注,她没有直接喊曼娜,而是快步走到自己住的房间里。一会儿工夫,她的亲侄女就出来了,亲切地拉着曼娜,说:“让你久等了,我是进屋收拾床去了。怕一会进去,你笑话我不讲究。从今往后,你我同住一室。就在上面刚才我姑妈还说,明天就给你置办衣服呢。你今晚的表现深得我姑妈的赏识,将来你在这儿好好干,知道吗。我姑妈说,她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不早了,咱们也洗洗睡吧。”

两个人手牵着手,上了楼,前后很快就洗漱完了。

老板娘的侄女一倒到床上,没几分钟就呼呼睡去,曼娜却怎么也睡不着。设想着自己为实现梦想走出的每一步,不知不觉泪水渗透了枕巾,在沉思中进入了梦境。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我想读书。”

“在家,你不是在学堂里读书吗。”

“那是过去,这会儿我爹不给念了。”

“为什么?”

“我是女儿身呀。”

“那你跑出来又能改变什么吗?”

“我不是来找你的吗。”

“找我?你是来找我?”

“对呀。”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爹,又不能给你念书的权力。”

“那怎么办,我都跑出来快一个月了。”

“快回去吧,我也帮不了你。”

 

几声汽车的喇叭声,把她从梦境中惊醒。伸展了几下身躯后,轻轻地推了推睡在身边的老板娘的侄女。昏暗中,她翻了一个身说道:“还早啦,不用起那么早。”

曼娜解释道:“我想起来小解,快憋死了,找不着地方。”

“哦,楼道口那就是。我就不陪你去了,自己找。”

“你睡吧,我能找到地方。”

曼娜起身下床,一会儿工夫又回到了床边,躺下身子,睡意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脑海中反复出现的都是昨夜梦中的影子,黑影与自己的对话。那人是谁,为什么那么清晰,难道是他宜树吗。

 

 

作者:照云
2012年6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