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大山的女儿(八)原创  

2012-01-04 15:0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日的阳光普照着大地,映着群山的景色更加鲜艳,枫红遍野,竹翠葱绿,枯黄的草坡沐浴着金色阳光。

车不知什么时间已停了下来,售票的少妇大声地喊:“苍溪集到了,有要下车的吗?赶紧往前门走!”

被打断了思绪的娴婷这才转过神来,向窗外望了望,又向侧面看了看,问坐在旁边的乘客:“这才到场口上,咋不往前开了呢?”

“哦,今天是十五——赶场的日子,马路上都摆摊了,只能从山脚下绕着过车。”

娴婷又大声问:“司机师傅,进街吗?”

“不进街,交警队早就规定了,逢集日,车辆一律走山脚下的老路。你不是去镇公所吗,从这下去往前走几步,就到了。”

“我知道没多远,这不是带着孩子,担着一担东西不,不方便。”

“那没办法,没人来接你吗?”

“第一天来,哪个来接呀。算了,麻烦你把我那担行李取出来放到路边上。”

“没问题。”

娴婷放下祥云,站起身、扣好了衣服。“满崽,你往前走。”

卖票的少妇向后移了一步,抱起祥云:“来,小妹子,婶抱你下去。”

祥云小嘴一张,说道:“谢谢!”

“这小妹子,嘴巴真甜。”

祥云一到车下,马上就跑到路边自家的行李跟前守着,嘴里还喊着:“妈妈,不用着急,东西我守着哪。”逗得车上的人都说:“瞧,这妹子真懂事。”

娴婷也应着:“妈妈不急。东西放在那儿不用看,没人要的。”娴婷跳下车来,担起行李,拉着祥云穿行在集市的人群中。

 

江南的集市热闹非凡,吆喝声此起彼伏,参杂着牲畜的鸣叫,讨价还价声混杂着粗俗的谩骂,和着几句呼喊,人声鼎沸,就是一幅天然的“清明上河图”啊。

娴婷紧紧地拉着祥云的手,“跟着妈妈,别松手啊,看别人把你拐了去。”

“不松的,满崽跟着哪。”

走过横跨苍溪河的小石桥,镇政府的朝门就映入了眼帘。娴婷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祥云跟在后面几乎是小跑了。她拉住妈妈的手,“妈妈你慢点呀,我跟不上的”。

娴婷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扯着一个孩子呢。停住脚步,“哦,怪妈妈,满崽是走累了。咱们到门口那就歇会儿好吗?”

“你也担不动了吗?”

“没有,没多重的。”

“要不现在你就放下歇会儿,好吗?”

“不用,这不都到门口了吗。”

守门的老爷子一见娴婷母女俩,立马就热情地往屋里让,根本就不像上次来的那会儿板着脸,简直是判若两人。并殷勤地告诉娴婷:“奉镇长刚才跟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去集上检查去了。去了一会儿了,应该就要回来了。你们娘儿俩先在这儿坐会。”说着,还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了娴婷:“先喝口水,走累了吧,歇歇。”

“谢谢,您不用客气。”

“来,小朋友,你也喝口水,暖暖身子。今天还好,出了太阳。要是往日,可冷得受不了。”

“是吗。我们山里都冷不到哪去。”

“这儿不一样,河边风大。”

“哦,难怪啰。”

“不过,也有一样好处,夏天凉快。洗件衣服、冲个凉也方便。这溪里的水可甜了。”

“哦,这倒是方便。”

“可不,全镇子的人都是靠着这苍溪河过生活哪。枯水的时候,还可以掏水洼抓鱼呢,可多了。”

“哦,我们山溪里也能捉到‘落地金’。”

一群人说笑着从门口经过,门卫立马走出来喊:“奉镇长,有人找。”

“谁找我。”

“是我。”

“你来了,好好好。”

娴婷拉过祥云:“快喊‘奉伯伯’。”

祥云大方地喊了一句:“伯伯好。”

奉坤生应着,高兴地一弯腰抱起小妹子:“我们又见面了,还认识我吗?”

“认识,你是奉伯伯。”

“对。妹子记性真好。”又对着娴婷问到:“家里的事都安顿好了吗,是来上班的吗?”

“这话问的,你不是说要早点来上班吗。”

“对对对,铺盖卷都带了吗?我得给你们娘儿俩安排屋才行啰。来,先上楼,我再和办公室主任商量,看你们住哪里更方便一些。”说完,便招呼其他人帮娴婷提行李,自己抱着祥云向办公室走去。

娴婷母女被安置在办公楼后面紧靠食堂对面里外两间的筒子楼二楼,最靠东头的屋子。推开窗就能看到苍溪河,窗外远处还长着一棵大柳树,远眺可见苍溪山上那满坡的翠绿。晨可听百鸟争鸣,暮可闻小桥流水。真可谓是环境优美呀!

娴婷看完这一切,笑着说道:“没想到,镇政府里还有这么幽静的住房。”

“这算什么。跟城里比,这可不算。”

“这不是乡里吗,我想都没想到有这么好的地方。”

“你就先安顿吧,过会儿我要人来叫你去镇上吃饭。”

“不用了,我带着妹子去下面食堂里打饭吃就行了。你有事忙去吧。哦,问一句,你叫我来是做么子事?”

“你看,一会吃饭时再说不迟,具体要办公室主任安排。”

“别太难,有些事我不会做的。”

“不难,要是有什么困难办公室会帮你的。你那么能干,有么子事还能难得倒你吗。我先走一步。”

娴婷送他出了门,回屋后打扫卫生,解开行李铺床,把带来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清点出来。把几件像样的衣服放到床头的墙上挂好;锅碗瓢盆,做饭用的家伙,拿到外边窗子底下摆放整齐。自言自语地说:“还好,这里有两间屋,做饭吃也方便点。只是少了火炉和煤炭。正好今天赶场,一会儿去买点就成。”

“铛铛铛”,楼下传下几声钟声。没一会儿工夫,前后楼道里就有敲打碗筷的声音和着打情骂俏的笑语传来。娴婷走出屋,手里拿着碗筷,喊祥云:“满崽,吃钵子饭去啰。”

祥云也高兴地应着:“哦,有钵子饭吃啰,有钵子饭吃啰!”

正走到楼梯口时,撞见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正往楼上走,看到她们母女,很有礼貌地说道:“你是刚来的娴婷同志吧,奉镇长要我来请你们去镇上吃饭。他们都在朝门口等我们呢。”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娘儿俩到下边食堂吃点就算了。”

“别呀,快来,我帮你把碗筷送回屋里,以后吃食堂的日子多着呢。”

“不用,不用,我先放在这窗台上,过会回来再收回去就是。屋里乱,没收拾好,看了让人笑话。”

“嘿,你见外了。都知道你刚来,放下包才一会儿工夫,哪能收拾得那么快。再说了,都是乡下人,没人会笑话的。”

“好,那就有空来屋里坐坐,别嫌弃就是。”

“好的,今后都在一个院里工作,少不了要往来走动的。那咱们就一块儿下楼去吧,镇长他们都在门口等急了。”

“好好好,你头了走,我跟着。祥云来,下楼,跟伯伯们去吃饭啰。”

“别叫了,我已经在楼下等你们了。”

“这孩子,就知道吃,跑得比大人还快。”

“孩子嘛,都爱新鲜,刚到一个地界,见啥都好奇。”

“你屋里孩子几岁了?”

“哦,上二年级了。”

“男孩吗?”

“对,可淘气了。”

“你可真行,孩子都那么大了,不像我,孩子才这么大点儿,又是个妹子。”

“妹子好啊,好打扮,又省心。”

“听话,还算好。”

说话间,不知不觉三个人已到了大门口。祥云始终拉着妈妈的手,听着两人的闲聊,一句话都没搭,显现得特有教养。可是一见奉坤生,马上就松开娴婷的手,飞野似的跑过去。奉镇长也迎着祥云向前走了几步,立马抱起她,问道:“你来这里开心吗?”

“当然开心了,我们住的楼下一打钟就有钵子饭吃呢。”话一出口,逗得在场的一群人都大笑起来。

“这妹子,跟妈妈来就是为了吃钵子饭呀。”

祥云又转过头来,天真地问奉镇长:“伯伯,带我们去吃饭的地方有钵子饭吃吗?”

“当然有,妹子,想呷么子就有么子好呷的。”

娴婷接过祥云,“快下来,自己走,这么大了,伯伯抱着累。”

“没关系,这妹子很招人喜欢呢。”

“这会儿,是还没太混熟,过一段时间你们看,她呀,顽皮着哪。”

“伯伯,我下来自己走,一会儿妈妈该生满崽的气了,说满崽不乖。”

“不会的。”

一行人说说笑笑,走过了苍溪桥头,来到了小镇上最好的“便民饭庄”。店主人陪着一脸的笑,招呼一干人,打着哈哈。“奉镇长,稀客呀,快,里边请!”先来订桌子的镇办公室主任也从桌前站起来,礼貌地邀请每一位客人入席。娴婷被安排和奉坤生坐在一起,祥云挨着妈妈坐在一边儿。

一落坐,奉坤生就极有绅士风度地拿起菜单递给娴婷。“你点菜,想呷点么子就点,别客气。再看妹子想呷么子,就随意挑挑。苍溪山下就这么大个地方,想呷太好的东西也没有,就是有钱,你也没地方花去。”

“你们点,我一个山里人哪知道点菜呀。这种地方还是头一次来,快别吓着我了。”

奉坤生听她这么一说,解围道:“那就喊老板过来,看今天他店里有么子好呷的,要他帮着点几样拿手的。”

办公室主任立马喊了一句:“店老板,来一下啰。”

“哦,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盒档次蛮高的香烟,一到桌前,就客气地给每一个人敬烟。嘴里问道:“几位领导,想呷点么子?本店今天可有几样好呷的呢。刚请了一位新厨师,做得一手好梅山菜。三合汤、大烧酸菜鱼片、薰肉炒干蕨菜、梅菜扣肉……看喜欢不。哦,今天还有野兔子肉和竹鼠肉,看是不是来一份。”

办公室主任一听就说:“有那么好的东西,就把刚才你说的都上一份。”

“那呷点么子酒?”

“那你别管,一会儿我们有一个领导回家拿自家泡的刺根酒去了。那酒比你这里的瓶子酒好呷得多,既壮阳又补肾,还强筋骨呢,又不醉人打头。”

奉坤生在一旁插话说:“这事办得好,山里人家自有好酒水。那天在她屋里呷过她公爹酿的酒,上口清香啰。”

“是吗,等下回到屋里去,给你带坛子来。我在屋里弄几样菜请大家尝尝。”

“好啊,我双手赞成。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好,那得等我回屋里拿来才行啰。”

……

 

便民饭庄店面不大,上菜的速度却比城里的酒家快。一会儿工夫,一桌佳肴就上了桌子。回家取酒的人正好抱着一坛酒进了店子。放下酒坛从桌上扯了一大团纸,一边擦着脑门上的汗,一边说:“我一路小跑着来,生怕误了领导们开餐。这不,紧赶慢赶,菜上齐了,酒也来了。看来,镇上添的新人是旺主的妹子呢。”

奉坤生笑着骂道:“你这三寸不烂之舌啊,还真他娘的会说话。行啊,你献酒有功,过会多呷两杯,算是自己奖自己一把。”

办公室主任打圆场地说:“他可是镇政府院子里舌头最好使的那一位呢,也是调处乡邻纠纷的一把好手。”

“这个我早知道。他是很能干,没说的。来,大家都端起酒碗为娴婷同志来镇上协助工作喝一口。”

娴婷只端起了一杯白开水,镇长一看,把碗一放,说道:“老同学,我是说端酒碗,你这是——”

“镇长,饶了我吧,我可从来没喝过一滴酒。为表示敬意,我以茶代酒,好不?”

“那可不行,今天是为你接风哦,这第一口你无论怎样都要呷的。”

“你这么说,我实在不好意思。你我是老同学,别人不是说了吗,只有感情有啊么子都是酒啊。你就给我一个面子,以茶代酒好吗?来,我先敬各位领导,如不嫌弃,我就先干为敬,也算是为我不能喝酒给大家赔不是。”

奉坤生听她这么一通道白,也只好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看,我都搞忘了,能喝的是益然我那兄弟,她还真不能喝,她老公益然呷酒厉害。看来,呷酒还是咱们男人的事。娴婷,你们随便呷,能端酒碗的端起来,呷一轮!”放下碗,对娴婷说:“你要照顾好妹子,看她喜欢呷么子,你多帮她夹一点。”

祥云立马说:“呷钵子饭!”

办公室主任笑道:“这妹子,还没忘钵子饭。老板,端几钵饭来。”

“好,就来了。”

“来了——哪位领导要?”

“给小妹子。”

“哦,小大人哪,要几钵,我给你端。”

“一钵就有了。这妹子,眼大肚子小,能呷完一钵就算不错了。”

祥云也说:“一钵就有了,我是小孩子,肚皮小呢。谁像你们大人,要呷那么多。”逗得大家伙又是一阵哄堂大笑。酒桌上因为有了这个“小大人”,气氛一下子升华了许多。围着孩子的话题,你一句他一句议论着。谁家的孩子能读书考上了哪里的名牌大学,谁家的孩子聪慧能背多少唐诗宋词,最后又转回到祥云身上。奉坤生问娴婷:“这孩子都七岁了,也该让她入学堂了吧。城里的孩子七岁都该读小学二年级了。”

“是啊,我来镇上做事就是想着她。镇上的学堂要比乡村里的好,启蒙能开个好头,看能多读几句书不。再加上她的天赋还算一般,在屋里虽然没进学堂,百位以内的加减法她都能心算无误,汉字也能认识很多,你们说的唐诗宋词也能背几十首。现在你们可以考考她。”

奉坤生立马就信口说了一句:“两个黄鹂鸣翠柳——”

祥云接道:“一行白鹭上青天。”

奉坤生鼓掌赞扬,叫着:“好,再接下去。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一唱一和博得席间众人的赞誉。“看不出哦,这妹子还真是一块读书的料。有才,真的有才。”

“不错,娴婷你养了这么一个好妹子,了不起。要是我屋里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孩子,晚上做梦都会‘屁股作口笑’。”

酒桌上被这样的气氛渲染着,人们吃了又添,喝了又倒,几个轮回过后,奉坤生提起酒坛子在耳边摇了摇,说道:“看样子,这坛子里也快见底了。来,把碗都排过来,大家平均分配,喝完了好呷饭。下午大家都还有事。”

办公室主任把碗一推,“我可不能再呷了,已经醉了。下午还要写汇报材料,你们能者多劳了。”

“那可不行,呷酒要讲究一个酒德,要有始有终吗。来来来,没多少了。呷到末了,别掉链子别拉稀。醉了就回屋睡一下午,别拿工作说事。我还不知道你们。”

“你都批了假,我只好舍命陪君子啰。”

奉坤生把剩下的酒都倒出来,真是没多少,每个人只有一小口。他把酒坛子一放,招呼道:“都把自己的碗端起来,呷个大团圆。祝娴婷同志在我们这个地方做事事事顺心,同时也祝祥云妹子越长越漂亮,越长越可爱!来,干了,好呷饭!”

娴婷听他这么一说,忙站起来连连道谢:“请大家多多关照。”

办公室主任起身问奉镇长是否还要加几个下饭的菜。奉坤生只是说:“看大家还要加么子不?先把桌上的几样没动的菜叫老板再热热,这大冬天的都吃凉了。”

奉镇长的话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不用加了,这还有蛮多菜,呷了酒也吃不了多少饭。热一热呷几口算了。”

有人还抬起手腕看表,催说道:“大家伙要抓紧时间才行了,就要到上班的点了。”

“没关系,慢就慢点吧,今天是正事。别忘了,呷饱饭才有力工作的。”又问祥云:“小妹子,呷饱了吗?”

“伯伯,呷饱了,我在等你呢。”

“哦,不好意思,满崽,伯伯呷酒去了,没打你的招呼。下一次伯伯再请你来呷钵子饭。”

“伯伯,到时候不呷酒咱们一起呷饭好不?”

“你是要我喂你呀?”

“不用。我一个人会呷饭的,在屋里也不要妈妈喂的。满崽是怕你喝醉了不会说话。”

“哦,你倒还有理由,真是一个懂事的乖妹子。在这里也要像在屋里一样,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将来才好有出息。伯伯以后少喝点酒就是。”

“好的,满崽也记住了。一定做个乖孩子,咱们拉勾。”

……

“都呷好了吗,散了。”

回家的路上,娴婷一直跟在镇长的身旁,问:“那工作是什么性质的?难不难?每天要几点上班?”

奉坤生一再说:“都是一些日常事务,没有太多的事,只是杂一点,你一定做得下的,并且也能做好。乡镇里的事,没大事。上班的时间也没要求那么准时。今天你的工作,先把住的问题解决好。”

“都弄得差不多了。哦,我还得买一个做饭的炉子才行,其余的都带来了。”

“那咱们现在就去买一个吧。”

“不是到上班的点儿了吗?”

“没关系,买个灶也不要好久。今天是赶场,顺便带回去就行了,你晚上就能用上。天儿冷,不生火,屋里怎么住。”

“还没炭哪。”

“你先到食堂那里烧着吗,在镇政府院里工作的单身汉都是烧公家的。”

“这怕要你去说一声吧。”

“不用,就说我同意的。你晚上做么子好的吃,我也来蹭一顿。”

“行啊,不过,冇么子好的,在家里带来了一些坛子菜和去年的腊肉。你是真的来呷么?”

“开玩笑的,下午我就得赶到云溪去,早上就跟那边联系好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你的事,我早已经跟其他领导交待好了,不用你担心,明天会有人带你去办公室的。我要提醒你的是,第一天上班要穿整齐一点,就行了。炉子我给你提上去?”

“不用了,给我吧,我带上去就行了。又没多重,我提得起。祥云,跟伯伯再见。”

一上楼,娴婷就忙着生炭火。先是到食堂师傅那说了一声,提了几个煤球上来。师傅没说什么,只是笑着:“你拿就是了,反正都是公家的,你尽管在这里提着烧。冬天不烤火,屋里会很冷。”

娴婷也附和着:“可不吗,冬天屋里没生火,就跟没主似的。”

“那是,火主火主吗。”

“那我先提上去生炉子了,妹子小,还在屋里冻着呢。屋里冷,呆不住人,一会儿就该叫了。”

“可不吗,带孩子的人就是放不开手。”

“那我就先谢谢了。”

“不客气,你有空就来坐坐。”

“好,今后少不了麻烦您的。”

“快别这么说,都是同事,说不上谁麻烦谁,你慢走。”

娴婷拿了几张旧报纸,又到猪油坛子里挑了一块油,用报纸包了,打开从屋里带来的蛇皮带子,取了几块木炭,轻轻地在地上敲碎。划燃火柴,点燃了带油的报纸,放入炉膛,加入木炭,下面用纸作扇子,使劲地扇了几下,木炭粘火就燃。走廊上风也大,炉膛里很快就炉火通红。娴婷赶紧加上煤球,一会儿工夫,煤就被引燃落入炉底。娴婷再加上一个煤球,顺手把炉子提到了屋里,放到了火桌下。把祥云抱到凳子上,“满崽,就坐在这儿烤火,别冻着了。妈妈把床铺再弄弄,晚上好睡觉。”

“你不是都铺好了吗,干么子还要弄。”

“看样子要把床下面多垫一床褥子才行。这屋子离河边近,风大,晚上会很冷的,怕冻着你。”

“妈妈搂着满崽睡,不会冻的。”

“你倒是不会冻,妈妈夜里也怕冷啊。”

“哦,是这样。”

一阵忙碌,娴婷把一切都弄妥当了,终于可以坐在祥云边上歇口气。回顾这一天,从早到晚经历的一件件事,站起身来跟祥云说:“满崽,你在屋里,不准出门。妈妈得到集上去看看,能不能碰到咱苍溪村的人搭个信回屋里,跟你爷爷奶奶报个平安,免得他们挂着你。”

“你带我一起去不行吗?”

“妈妈一个人走起路来快一些,一会儿就能回来,你在屋里看家,咱们刚来,人生地不熟,谁要是把东西都拿走了,今天晚上你吃么子。”

“那好吧,妈妈要快去快回,满崽一个人在屋里怕。”

“不怕,楼下食堂里就有两个师傅。有事,你就大声喊他们就行了。”

“好的,那你快去快回啊。”

“妈妈去去就来。”

 

娴婷急匆匆地走去镇政府的院子,跑过苍溪桥,没几步就碰到了赶集卖木炭同村的乡亲。娴婷赶紧凑过去,喊住了他。“他表叔,今天炭好卖吗?”

“天儿冷,炭好卖,价钱也还起价。这不,今天两担都出手了。”

“你今天回苍溪山吗?”

“这不正准备从后山小路往家走吗。”

“那麻烦你给我搭个信给我公爹,就说我们娘儿俩已经到了镇政府,也安顿好了,叫他不用担心。”

“好嘞,我一定带到。”

“那就——谢谢了!我家祥云一个人在屋里,你慢慢走,我得回去了。”

“好,你也慢着点儿,天冷路滑,要加小心哦。”

“没关系,山里人习惯了。”

……

 

冬天昼短夜长,娴婷返回屋里,祥云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娴婷推门进来,都没能把她惊醒。看到这一切,她心疼地抱起妹子送到床上,心想:这孩子就是孩子,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还说看家哪,自己都睡了。

帮孩子掖好了被角,天色也渐渐地暗了,又是做晚饭的时候了。中午虽说是吃大餐,她因为不习惯,所以根本就没吃饱,这会儿觉得肚子也饿了。

 

 

                                                                                                                  作者:照云

                                                                                                                  2012.1.4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