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大山的女儿(六)原创  

2011-12-16 14:3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公伯一再谦让,推说“带着孙女来玩一会,祥云小离不开人,她奶奶一个人带不住”。这会儿,祥云也一直拉着爷爷的手,看着大家伙都要爷爷下棋,就懂事地说:“爷爷你玩一盘吧,我坐在你身边就行,不吵你的。”几个围观的人听祥云这么一说,都夸她懂事,便主动起身让到一旁,给他祖孙让座位。没等乐公伯落座,棋子早已给他摆好了。乐公伯落座后谦让地示意对方先走,对方也礼貌地说道:“您老先走!”乐公伯又说道:“红先蓝后,咱们都别客气了。”

对方棋势凶猛,当头炮开局;乐公伯跳马护卒;对方又是一马当先;乐公伯毫不犹豫地马口出车……博弈双方真是棋逢对手,你来我往,分不出高下。三招过后,乐公伯一计车前马后,士角架炮直捣将心。对方不知是计,刚想支士解马,祥云则在一旁提醒到:“伯伯,动不得啰,车会被吃掉的。”这时围观看棋的众人才看出来:车杀士,马卧槽,隔山炮,将死老帅,双手齐下,这是一步杀手锏。支士正好是步死扣。经祥云这么一提醒,对方才恍然大悟,他抬起头来,望了一眼这个聪慧的小姑娘,顺口发自内心地称赞道:“看不出哦,这小妹子还真是高手呢。”围观的众人也齐声附和道:“也难怪,强将手下无弱兵吗,更何况是乐公家的千金,看棋也看熟了。”

祥云听到这众口夸自己,只是默默的,心里美滋滋的,并不喜形于色。乐公伯却笑哈哈地说道:“别听她的,小孩子家懂么子棋啰。就是对了,也是瞎猫碰到了死老鼠。”并侧过头来对着祥云笑呵呵地说道:“满崽,看棋不好乱说话。要知道棋盘前的规矩啰。”

对方看清了乐伯公的招数,解了重围。乐伯公不愧是棋场高手,抽将过后,蓝方盘面只剩下了几个残兵败将。眼看着就要背擂磨了,只好拱手称臣,认输收旌。看官们也在一阵唏嘘声后大发感慨:“在苍溪山下,方圆几十里,能下过乐公的下家没有几个人。要不是刚才小妹子救盘,只怕五步将死,早就收盘了。”乐公伯听了大家伙的议论,笑着说道:“哪里呀,是对方谦让一局有意失马的。”蓝方也就着台阶道:“乐公伯棋高一筹,手下留情哪。有空还得多向您老讨教才是。”乐公伯只是笑:“哪里,哪里。你的棋技了得,承让承让了。”

奶奶一边往这里走,一边喊祥云:“满崽,快来看哦,看是谁来啰。”祥云立马就从爷爷的腿上滑下来,拉起爷爷直奔奶奶那里而去。奶奶也一边喊,一边向她这边靠,伸着手指着后山梁子上下来的那人,说道:“你瞧,那是不是你妈。”祖孙二人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祥云执意地甩开了两老拉着的双手,一蹦老高地大喊:“是妈妈,是妈妈,是妈妈回来了!哦,哦,妈妈回来了!”嘴里喊着,人也便飞也似地朝山路跑去。急得乐公伯老两口嘴里不停地喊:“慢着点,慢着点,别摔了哦。”

娴婷先是听到了女儿的喊声,又见大冬天的老樟树下围了很多的人,自己的女儿还一边喊一边往山上冲,奶奶还在后头跟着追,便加快了下山的脚步,嘴里一面应着女儿的喊叫,一面说:“别跑了,就在那等着,妈妈就下来了。冇么子事,你跑这来干么子啰。这大冷的天,在屋里多暖和呀。”转眼间,她来到了女儿的身旁,一把将祥云搂在怀里,心疼地问:“你来干么子,冻着了吧。”

祥云也撒娇地说:“妈妈,满崽不冷,是爷爷奶奶说‘妈妈不要宝宝了,一大早就跑了’,满崽才要爷爷奶奶带满崽来这老樟树下等妈妈的。”

“哦,是这样,满崽乖,妈妈怎么会不要呢。”

乐公伯也追到了山脚下,哄着小孙女:“快下来,妈妈走了很远的路,累了,抱不动满崽的。快到爷爷这儿来,咱一道回屋里。”

娴婷和公公婆婆打了个招呼,说道:“没关系,也没多重,还抱得动。”

路过樟树下,一伙人还在那招呼乐伯公:“老爷子,再下一盘啰,天还早呢。”

乐伯公则手向西天一指,道:“天儿不早了,太阳都落出梢了。”这时,人们才惊奇地发现:今天这西边落山的太阳怎么那么红?有人还惊奇地喊道:“快来看啰,今天的太阳红如磨盘,啥不刺眼呢。”“就是,冬天也不会这样呀。”乐公伯抬头望了一眼后,很有把握地解释道:“这是天狗食日,日月同心。”人们终于明白了,大家都望着那一轮火红的日头,一点点地分开,天边托起了两个圆盘,映着山顶上冬日的枫叶更红了。有人走到乐公伯身边,刨根问底地问道:“你又是啥回事?”乐公伯这时,也只是含糊其辞地答道:“这种现象,百年难遇。这是太阳、月亮、地球正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如期而遇,就有了今天这样的日头。”“哦,原来是这样,少见这样的天。”“那是,一会儿还会有火烧云呢。”“真的啊?”“那还会有假,你们年青人没见过,就是碰上了,平时也不会留心去看的。我都活了这把年纪了,也只看到过回巴。你们有幸遇上一回,也是福分呢。”说话间,那一轮红日真的把远山映得红彤彤的,满山的绿树都似枫叶。转眼间,那日头慢慢落下山去,天边只留下一条红线,天色也随之暗了下去。

乐伯公的老伴,牵着祥云的手,招呼乐伯公道:“别看了,太阳都落山了,也该回屋了。”祥云也好奇地问道:“爷爷,红太阳咋走得那么快呀,今天的天咋黑得那么早啊。”娴婷则在一旁哄道:“小孩子家,别刨根问底,小孩子家,说了你也不懂。快,拉着爷爷回家了,奶奶都先回家做饭去了。这会儿,怕早就到屋了。妈妈还得回家去喂猪呢。听话,快回去了。”乐公伯则说道:“不急,这种天象天黑得快,这会我估摸着还六点不到。冬天本来就天短。”娴婷这才下意识地抬起手腕,还别说,这老爷子估得还真准。

苍溪山下有一种特殊的自然小气候,冬天一抹黑就起风。这不还没等老樟树下的人散去,那高大的树冠已被晚风吹得哗哗作响了。一片树叶随风飘落,正好打在娴婷的脸上,她顺手抓住,在眼前看了看,是一片黄叶。正要抡掉时,祥云却要妈妈给她看看,妈妈轻声地说道:“这有什么好看的,黄树叶到处都是,你就是么子都爱新鲜。”

“不吗,你手上拿的树叶与别的树叶就是不一样。”

“尽瞎说,树叶到秋冬是会黄的。妈妈告诉满崽,这就是大人们常说的‘轮回’。”

 

                                           

                                                                        作者:照云

                                                               二O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