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一则小事,原创.  

2010-07-08 19:2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代伟人那气势磅礴的诗句,使得人们对那茫茫雪原,巍峨的群山,一望无际的大森林,更增添了几分向往。离开东北伊春已有三十多年了,记忆中的白桦林、落叶松还是那么郁郁葱葱。不能忘记,那蔚蓝的天空、清澈的山溪、奔腾的汤旺河和那里的特产老红松。更难以忘记,那些来自五湖四海开发东北,保卫北大门的各行各业的人们……

                                                                      (一)

老北风吹得大老孙眼都眯成了一条线,刚开完联产承包的动员大会,大老孙就憋不住了,在这嘎哒干了快十年了,要说人缘也还行,可是落得今天儿,愣是没有哪个单车组要他,这可把老孙气蒙了。这是咋回事呢,过去没搞“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大伙儿一起干活儿,搞采伐,没听说俺老孙不勤快。奖勤、罚懒,每次都能得到背心儿,那印着先进生产者的大红字儿,老耀眼了,可今儿个真他妈啦巴子儿的邪乎了。还有人说俺老孙藏奸耍滑,还是明打鼓,放大炮。他一边想着,一边顶风趟雪往前赶路,正好与包车组的大车“猴子”撞了个满怀,猴子 差点儿被撞倒,一闪一把拉住大老孙稳住了脚步,“你这风风火火的干啥去?”“俺正寻思着上你家去找你。”“上我家,你咋走这嘎哒来了,没去过啊,俺家住东山脚呢?”“看,这事整得,把俺给气蒙了。”“为啥气这样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落选了,你们那些开“老二”的,没有一个要我。我想着平常咋俩关系不错,也能对付到一块去,去你们家求您呐!”“你说你,我不正好,也想上你那去呢,怕你上火嘛!” “真的咋的?”“看你还信不过我猴子吗?啥时候我猴子扯过瞎话。”“那敢情,折回去,上我那去,叫你嫂子炒两个下酒的菜,烫上一壶酒,咋哥俩划两拳。”“别的,还是上我那去,车组那帮兄弟都在我家等你呢。你是跟我去,还是不去?酒菜都桌上摆着呢,进门就是三大碗,喝了就是一个包车组的兄弟。俺也不多扯那些没用的。”

 

大老孙迟疑了一会儿,“猴子,还是去我家,去我家吧,劳您叫上兄弟们,这客得俺请兄弟们,上您那儿,我磨不开面儿。”“这话唠的,咋叫俺找不着北了呢。敢情是拍俺猴子的脸儿呢。快拉倒吧,跟俺回家。”掀开门帘,一股冷风呼啦一下,卷进片片雪花,猴子媳妇忙拿着条束嘎达,笑脸相迎,对着两人说,“都快转过身,我帮你们扫扫背上的雪粒子。”两人转过身,摘下头上的老狗皮帽子,左右拍打着胸前的雪花,背手系好皮棉手焖子。猴子媳妇招呼着大老孙,“大哥,快进屋,炕上坐。你们那边爷们都等着你们俩喝酒呢。”大汉老郭隔着里屋的门喊,“老孙啊,快进门,喝酒还得大车请你,这是咋的了,还挺摆谱是咋的,快上炕。”大老孙就坡下驴,“就你他妈的八字儿的能忽悠,我正往这边来,正好撞见猴子了,你没见俺俩是一块儿进屋的吗?”围在炕桌上的几个爷们都会意的对视着眨了眨眼,“起哄是吧,你他妈的来晚了,耽误了喝酒的功夫。来,先罚三碗,要不的,咋哥几个嘴上都打封条,酒倒好了,就在这桌上,你看着办。”大老孙回头望了望猴子,想说点啥,猴子没等他开口,就打着哈哈,“你瞅我有啥用,这是他们哥几个商量好的意见,我有啥法,喝吧,喝完了,俺们大家伙儿好动筷。”

 

大老孙望了望那三大碗,环顾一周那期待的眼神,一股热泪情不自禁的涌入脸庞,他不去擦拭,没有一点羞涩,伸出那长满老茧的大手,捧起一碗酒,在胸前,“老少爷们,既然都这么瞧得起俺老孙,哥们俺啥都不说了,都在这碗了。”说着脖子一仰,一口气三碗下肚,猴子忙递上筷子,“来,够义气,多吃点菜压压。”大老郭也夹起一块大肥膘,送到老孙的嘴边儿,“给,这个滑溜。”猴子媳妇端着一盆儿小鸡儿炖蘑菇摆在桌上,说“菜齐了,没啥好的,大伙儿将就着多喝几盅,也不知道这菜咸淡上口。”大家伙儿没等她说完,就嚷着“弟妹,别忙活儿了,快上桌,一起吃,叫上孩子。您整的菜错不了,一起来,热闹。”“快别瞎闹了,我和孩子在下屋地吃着呢,一样的菜,孩子小,上桌添乱。你们也趁热,多喝两盅。”大憨看着猴子,说话了,“今儿个是场子里推行分车承包,自由组合的第一天,在这俺借猴哥的酒碗,敬猴哥一口,难得你看得起咋哥几个,挑了哥几个跟车,在这我撂下一句,不管今后,活儿有多难,保准是场子里拿钱最多的那一拨人,觉不拉稀掉链子,有苦大家吃,有甜大伙儿尝。猴哥,大家伙儿就听你的了。”

 

“没说的,我寻思着,这是个好事,多干活儿,多拿钱。完不成单车指标儿,工资还得扣咋哥几个的,别忘了,咋老哥几个,都是朝鲜回来的,那时候,啥苦咋没吃过,啥累咋没受过,还怕这个,只要大家伙儿齐心合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看错不了。大老郭带头拍起了巴掌,大老孙坐在炕上也只是一个劲儿的喝闷酒,猴子为了调节气氛,指着大憨说,“咋这帮人,都是现在林场里的干将呢。你看,俺把大老孙也拉入伙了,他可是林场里的第一把斧子,大憨是第一把锯,除了他们场子里谁还有那能耐……来,啥都是胡扯, 喝酒是正事。”

 

天刚蒙蒙亮,机库里大老孙早已劈好了小半,大憨忙乎着提来了一大桶毛必了油儿,老郭提着火捻子,点着了火,猴子等火候一到,一把拉响了副机引擎,老二轰隆隆的窜出几股黑烟,马达轰鸣……

 

 

                                                                                                                                                              作者:照云

                                                                                                                                                                2010-7-8

 

(注解:1961年,刘少奇,王光美,视察东北林区,为扩大林业生产,提高木材产量,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在伊春林业局首先推行了联产承包,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的壮举。当时的林业工人们以机车为单位,实行了自由组合,创造了丰厚的业绩。 “老二”是原产于苏联的一种履带式拖拉机,主要用于林业生产。)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