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宿命》(开篇)原创  

2009-11-11 22:3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下,轮回几许,人总是在追逐着、向往着,都是那么执著,任性地背叛命运的安排、背离自然的约束。与命运抗争,回过头来思考,收获的却是太多的无奈。最终,得到了一些吗?或许是失去了一些吧。我在写这点文字时,也没能找到准确的说辞,但我还是要说:追求是美好的!向往是美好的!!在梦想与现实面前,人们有了梦,就一定要执著地追求下去!!!

 

(一)

 站在淮河边上,望一叶孤舟,顺河谷缓缓地漂向远方,手里攥着那好心女孩节衣缩食积攒下来送给自己的十几块钱,曼娜不知自己要去何方,天边的路有多远,脚下的路有多长。漓漓的细雨冲刷着她那早已满身泥泞,风儿掀起她那单薄的衣襟,在凛冽的寒风中颤抖着,迷失了方向。花样年华的她,这要是在城里,无论是贫富人家的孩子,都会在温暖的教室里吟听着老师的教诲,摄取着天文地理等各科知识,而曼娜却不能。无论她多么地刻苦,多么地渴望学习,贫困迫使她不得不离开她那心爱的课堂,不得不忍受着父亲那近乎非己所出的责骂。

“女孩子家,认几个字就算了,背起还能撒出丈高的尿吗?女子无才便是德,要还想念书,等我死了再说。”

善良的母亲只能拉过心爱的女儿,违心地劝说着:“咱女人家只有认命吧,要怪也只有怪你,投错了胎,没找个好人家。来世吧。记住,一定要看清再投胎。”

听完母亲的话,曼娜不哭了,她变得象一头温顺的绵羊,把向往深深地埋在心底。下定决心,我要走出去,我要去争取我的幸福。

 几个星期过去,睡梦中不知多么回被梦中的铃声惊醒;劳作时,不知多少次被远处传来的读书声吸引,站在那呆若木鸡,吟听那广播操的韵律。母亲怕女儿着急上火,想着法子,软磨硬抗,从父亲那仅有的几十块钱里哄来了一块头巾的钱。盼着了赶集的日子,带着曼娜从地摊上,选了一块最艳丽的方巾。着实,这一举措也是平时难以见到的新鲜事儿,使曼娜高兴了一把。母亲在她面前说尽了父亲的好话:“妹子啊,别怪你爹,咱家是穷啊,谁家父母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啊,咱女人家千百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要认命嘞。”

曼娜不做声,只是微微地笑着,偶尔也安慰母亲几句:“没事儿,过去了。”

 曼娜为完成自己的计划,博得家人的信任,从不反驳什么,只是留心地准备着。秋收的季节到了,曼娜瞅准了时机,找准了借口,说是要帮外祖母家收庄稼,征得父母的同意,她大清早离开了家门。几十里的羊肠小道,她一路小跑着,象是飞出了牢笼的鸟儿,更象是获得自由的囚徒。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她站在高岗上,仰天长啸:“我自由了,我要飞,去寻找我心中的梦。”

……

 “姑娘,你要去哪里?快上船来,把衣服拧干,大冷天的,会着凉。”

曼娜听到有人喊,迅速回头,以为身后还有人呢。老船工又一次一本正经地说:“别看了,姑娘,我说你嘞。”

曼娜一听,是喊自己上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微微颤颤地走过跳板。老人扶住了她,茫然地问:“哎,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也不打把伞。快进篷里,把衣服脱下来拧干。”

曼娜没动,她警觉地问老爹:“您的船去哪里?”

老人终于明白了什么,“我是一个孤老头儿,靠着这水路吃饭的,是去金陵。看你一个人站在河边,怕你想不开,才招呼你的。”

曼娜的第一反应是:“我没钱”。

老爹笑了,“这孩子,埋汰我啊?我就没打算要你的钱。那你去哪里?”

“我也去金陵。”

“那正好,咱祖孙就做一路的伴吧。快去拧衣服,我来告诉你怎么拧,那篷里有床被,你脱掉衣服,就用被子围着身子,把衣服拧干丢出来给我,我帮你放在炉子上烤干,你再起来穿。没事儿的。我都这把年纪了,当你爷爷都不为过。别担心,姑娘。”

曼娜尽管有点犹豫,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围着被子,曼娜一身的鸡皮疙瘩慢慢地褪去,颤抖的身体也随之平静下来了。

 几天过去,钟鼓楼的影子渐渐地呈现在眼前,曼娜登上码头,望着那川流不息的人群,沸沸扬扬的街市,她茫然了。这么大的城市,哪里有我的立足之地呀?我来,是投奔谁?我要去哪里?她不知不觉,鼻子一酸,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但她还是一甩头,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金陵六朝古都,虽然蕴藏着丰厚的文化积淀,承载着几朝帝王的兴衰荣辱,但尽管曼娜四处寻觅、多方打听,却无法找到卖力吃饭的地儿。她只能饥寒交迫地蜷缩在钟鼓楼车站的角落里,任由寒风吹着,瑟瑟发抖。

曼娜是坚强的,她的信念是永恒的。“我要自由,我要找到属于我的那一片天地”。静下心来,她终于想起了一个人。老实厚道的他,儿时在一个学堂里求过学,比自己高两班的宜树。她在记忆中,知道他家在浙北台州。但她也知道,台州很大,下辖三个县,在身无几个银钱的情况下,从省城过去,那也是谈何容易。行路难啊。

 

(再续)

 

 

作者:照云

2009年11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