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记 忆》(原创)  

2008-09-12 00:2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小坐落在资水栏坝后,漾水进来的河沟旁,校舍因资金匮乏及不配套,门窗敞漏,残缺不全,风吹的糊在窗户上的塑料薄膜哗啦哗啦的响,拆庙砖砌成的墙体五花八门,搀杂着层层土坯,外墙体遗留着明显因为漏雨冲刷的痕迹,房顶瓦片残破一块块破陶瓷片,成了代用品,一派破烂不堪的景象。

教室里那山歌般的读书声确特别吸引人。跟在代理校长身后,一边走,一边听这所学校起源,在校人数,教师状况,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接班教室的门口,同学们还在聚精会神的唱读那篇,漂的很远的《木兰辞》。

阴暗的教室里吟唱声起伏,衣裳褴褛的孩子们,嘴没有停,眼睛齐刷刷的投向门口,由于不懂方言,校长热情主动的提醒说:“这是在唱读《木兰辞》,我们这里不比大城市的学校,孩子只要能认识几个字,对付着读完初中就不错了,能来学校的还算是好的,还有一部分人,连两块钱的学费都拿不出,辍学在家放牛、把草,小女孩十五六岁就嫁人了。”说完他无奈的发出长长的叹息。

教室里也许是一遍唱完了,或许是看见新来的老师到了,教室里面变的安静了,同学们眼神随着校长走到讲台中央,他清了一下嗓子用带着湖北腔的方言大声说:“同学们,这就是你们的新班主任老师,也是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来我们这里下放的‘知识青年’,下面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班主任老师给我们上第一堂课。”说完校长侧着身子走到后面的空位上面坐了下来。环视整个课堂,粗略一数,八排长条桌,密密麻麻的坐着七十多个十四五岁的学生。阴暗里全神贯注的盯着看,急忙转过身在黑板上工工整整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同学们,从今天起和大家一起生活,学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到住处来问,同时也希望帮助老师尽量说字音。老师不通土话,也拜每位同学为师,”没等说完教室里就炸开了锅,几个胆大的孩子交头接耳“新老师说话的声音好象喇叭里的人”还有几个女孩子说“他说的话你们听懂了吗?她刚才在广(讲)么个(什么)”校长站起身来,一边向前走,一边用方言将刚才的话重复着,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下面由新老师为同学们上第一课,同学们要认真听广(讲)”。说完他用极其信任的目光注视着,像是在说:“开始吧,你能行。”

“同学们,把书打开翻到《木兰辞》,先听老师念一遍‘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歎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旦辭爺孃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聲濺濺。旦辭爺孃去,暮宿黑山頭,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聲啾啾。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随着那抑扬顿挫,高低起伏的声调,富有深情的韵色,孩子们都眪住了呼吸,认真的聆听着那来自山外的声音,鸦雀无声。刚一读完校长带头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同学们,刚才你们听懂了老师读的课文吗?”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听懂了。”但是你们的唱读老师一句都没有听懂。

  下面哪位同学主动的站起来用唱读给大家读一遍,好吗?  撑的一下一位眉清目秀穿着一件花格小衫的女孩,站了起来,没有一点胆怯。“好,很好,开始”。一曲委婉动听的乡音,吟唱在教室里响起。尽管听不懂,但那语调如百灵歌唱,似小河流水,却是最美的音符,合着童声起伏,荡漾。

山村的教学生涯就这样开始,读书时从没想过,要去当别人的先生,一直认为只有满腹经纶,才高八斗才可做先生,才可操圣人之职,不曾想刚一出校门,就来到这偏远的乡村成了先生。

在学校里和孩子们一起生活,从他们身上反过来学了很多知识,告别了远离亲人的孤独,惆怅。也被逼着刻苦发奋学习,煤油灯彻夜不熄。从《怎样当好班主任》,《教师必读》,《教育学》,《心理学》,《少儿心理分析》更爱不释手的是那个年代在一老乡家里借到的一套旧版的《家》,《春》,《秋》三部曲,熬夜细读。大清早一出门,邻居彭老师笑得前仰后趴,惊慌中不知所措,低头看身上是否衣裳不整。听见屋外笑喘不气来的丈夫,周老师也出来看热闹,拉着丈夫彭老师的手说:“笑什么笑,别人是晚上看书学习灯烟子,熏成这样的。谁象你,天一黑,只晓得睡觉 ,没出息。”说完,转身从她家打出一盆热气腾腾的水来放到门槛上,说:“小兄弟,快洗洗,一会儿,学生看到了,要笑掉大牙咯。晚上看书要离油灯稍远一点,别把灯看到顺风口,脸就不会被熏着了。”一边洗脸,脑海里还沉浸在书里,觉新,觉民......

周昕豪背着破烂的书包,手提着一个象葫芦似的竹编容器迎面而来,快到跟前时,把竹篓高高的举起,老师我家的头摊辣子,妈妈说:“先带给老师尝个新”,“哪,这里还有一包小鱼,放在一起炒炒,蛮好吃的哩”。  拿着家长的心意,牵着周昕豪的手,那份心情无以言表。

村小尽管没有什么钱,老师大都是民办,靠生产队记12分工每天,(合0.189元)。每月补助脑力费6块钱,但一周一次的家访还是要做的。吃过大晌午饭,便跟着一群人走村串户,对离学校较近的学生进行家访。来到檀山村,弯山老远就传来彭春倩的读书声,“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歎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一群人走近她的堂屋时,都被那呈现在眼前的一幕感动了。一口大锅,冒着热气,飘着野草的芳香,灶台前,她一手拿着火钳往灶堂里夹稻草,一边对着书读课文,只见稻草“呼”的一声燃烧起来,读一句再加一把,“呼”火光映着小脸儿通红。连后面来人了一点都没察觉,大家都怕惊扰了她那苦读的意境,往后退移着脚步,恰好似“荷塘赏月影,恐惊得池中鸥鹭。”

                        

 

                                                                                              九月十二号 

                                                                                              作者:照云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