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ty.861128的博客

浓墨重彩 人生如画

 
 
 

日志

 
 
关于我

种十里名花何如种德,修万间广厦不如修身?天下人乐我之乐,天下人忧我之忧!落得一个清闲的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相 亲》(原创)  

2008-07-23 07:0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满山的梅子花、映山红倒影在碧波荡漾地资水里,红蓝相间,船舷掀起的浪花,划破红蓝平静的水面,分割成高处通红底下天蓝,形成一副天水合一的美丽画卷。坐在船头望渔歌唱晚,品两岸风情,云在山颠缭绕,一行行苍鹭迎着风,顺着资水,低飞山间。几只渔鹰,一会儿钻入水下,一会儿搏击浪尖,在主人的吆喝声中,奋力劳作着,带回满嘴的丰收。

船儿发出低沉的轰鸣,抬头仰望,高山如一堵墙,横在河道上,山势如刀削一般,挡住了视线,资水在这儿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儿,船儿从狭谷间穿行,这一截的水域风大浪急,礁石林立。大船似乎加大了马力“吭吃吭吃”地、一起一伏地驶过。这就是资江上有名的“罩门岩”。渐渐地水域平缓,两岸村落迭起,高楼林立,人声鼎沸,一问才知,这是琅塘镇的集日。船儿慢慢靠上码头,同行的人拉着我的手,嘴里不停地提醒着,“小心,跳板上滑,别掉河里,板上有泥,别把衣服弄脏,人家看了不好看。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我应着:“好的,没事。”话还没说完,脚下一出溜,身子失去平衡,向后一闪,“扑通”一声,身后的一个农民兄弟已到了河里,原来是我后躺时把别人撞下去了。没等我回过神来,只听得岸上“啊”地一声尖叫,随声寻去,一个窈窕淑女映入眼帘,同行的人指着那女子说;“瞧,那就是她在那接你哩。”打量着,近在咫尺的姑娘,眼前倾刻一亮,只见她圆圆的脸,身材细挑,谈不上漂亮,但也透发着几分灵气,大大的眼睛会说话,身材苗条匀称,脑后那两条长长的大辫子,更体现出她一定热爱生活、勤奋向上的精神,点缀着本已婀娜多姿的她,更加妩媚动人。

在天水一色的资水辉映下,一缕青丝更是抢眼,站在一旁的少妇想必一定是她的母亲,妇人尽管衣着朴素大方,但却无法掩饰其出身名门的气质,一头乌发里多少印出了银丝,额头上轻轻地刻上了年轮,满脸笑容地迎接着我们一行,码头上三三两两的人群发现了我,对着老人指指点点,打着哈哈,有一句没一句地要老人请客,夸奖老人找了一个当兵的好女婿。只听老人笑着说:“别乱讲,八字还没一撇呢。谁知道满样有没有那福份哩,一串、哈、哈,来家坐啊。”说着,她上前一步,拉着同事的手,二妹也从我手里接过提包,望都没望我一眼,低声说着:“快走,回家,别人都在看西洋景哩。”跟在她身后,夹杂在沸沸扬扬的人群中穿梭,集镇道路两旁四处摆满了农家自产的商品,一片讨价还价声混杂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吆喝,就是一副美丽的《清明上河图》。混入其中,一身四个口袋的绒装,两面红旗一颗红星,在蓝黑相间的人群里更是耀眼夺目,给她脸上增添了许多光彩,走一段她会回头看看,“快来跟上,人太多别挤散了。”最后干脆牵着我的手,闯过几堵人墙,爬上十几级台阶,不知何故伯母已经站在家门口等着迎接我们哪,一见面我便毕恭毕竟地喊了一声“伯母”,老人家笑得合不拢嘴,答道:“哈哈哈,快进屋。”我猫着腰过门,堂前方桌一侧端坐着伯父,笑着喊到:“老四,快上茶。”我一见忙喊“伯父好”,手迅速伸向衣袋掏出香烟敬上,老人接过烟,放在嘴上叨着,我忙点火,就在两眼相撞的一刹那,他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透露着对女儿的关爱。

老伯亲切的将我让到对面坐下,接过四妹端来的茶杯递到我的手上,有礼的说∶"你请吃茶".接过杯子打量着屋子,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建筑,四壁木质结构,尽管年头久远但是板墙并没有多少灰尘,透着黄黄的木板色,古香古色.地板全木质油光发亮,堂屋正中供奉着"天地国亲神位"一尊坐莲观音大士佛像,许是有大事刚刚上过香.

老伯一直端坐时不时的盯着我端详,两袋烟的工夫老人说话了,先问∶"你多大了,祖籍何地,父母高就,家有几人,兄妹几个".我一一做答.后又说∶"你现在何处供职,收入几何?"当听到我是在云南当兵,参加过自卫反击时老人敬佩之余,脸上流露出几分惊恐,忙问:"现在部队还打仗吗"?我赶忙回答:"不了,在军校读书".老人松了一口气,指着屋脚的黑白电视机说:"现在云南还在打越南,老山葛林山天天有报道,小越南忘恩负义呀,想当初胡志明靠中国打美帝,这会反过来打中国了".说着嘴里情不自禁的哼起:"越南中国山连山,水连水……同饮一江水,早相见,晚相望……哎,我还有几十个战友埋在海防哩!"原来老人是援越工程兵。

二妹也可能是看我与她老爹谈话特投机从外面凑过来听故事,靠在老伯身旁,面带微笑聆听着我们的对话,时不时也插上一两句。老伯似乎对女儿的加入并不高兴。回头指使说:“你去问你妈看我早上在鱼划子上定的鱼送来了没有,再看鹅煮好了吗?帮你妈打打下手,客人都该饿了。”

自我们进屋老伯一家人一直都在忙着张罗着晚饭,那架势一定是张罗了几天,屋外有人喊:“三娘鱼送来了,今天您老有口福,起了两条十二,三斤的大青鱼,怕是晓得您老人家做好事哩,我看二妹一定能成。”我一听忙起身出屋手里拿着烟去敬,打着招呼。

环顾整个房舍,灰瓦木阁,门前那一排排香妃竹,郁郁葱葱,江面上鱼帆点点,屋后一株千年老枫树枝叶繁茂,河风吹过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举目远眺河对面炊烟缭绕,一块快稻田宛如一面面镜子,农夫斥牛扶犁,好一派田园风光,尽收眼底。置身其中心旷神怡,飘飘然……

同事在四妹的陪同下走上台阶,忙迎上去拉着他的手问;“你家离这不远吧,也不带我去看看你父母,同事笑着回答一会他们也来,我们可是亲戚哦。”

“快进屋,饭菜都好了,有话屋里说。”伯母热情的招呼着,饭桌上早已摆满了佳肴, 一家人谦让入席落座,推杯换盏。欢笑声彼此起伏,热气腾腾,其乐融融。老伯几碗米酒下肚,已有几分醉意, 我忙起身搀扶和二妹一起送入里屋睡下,老人一个劲的推说:“我没事,没事,我今天是高兴。”

二妹同我走出屋外,天边一抹晚霞映红了资水,罩门岩倒影江面,一只白鹭在水上游划,二妹指着那山那水,叫我快看:“你看那多漂亮。”回头看二妹那兴高采烈的样子,比那晚霞更漂亮……                                           

                                               

                                                                                                                 照云

                                    2008-7-22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